繁體注意。
一個隨心產出的灣家寫手
每天都希望自己手速跟得上腦洞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那個你不知道的MACUSA安全部部長《演役交換AU》

閱讀注意:

這是一個假設Newt是安全部部長、Graves是奇獸學家的AU

注意,是Newt跟Graves,不是艾迪跟柯林。

些微家長組/Gramander描述,但不明顯完全可忽略,也就不打TAG了。

或許未來用這個AU繼續打的話才會打吧(?

被推坑了這個AU看起來好好吃阿_(:3


這個AU我寫了兩次短打,一個是演員交換,一個是角色交換

想來還是角色交換在我心中比較不OOC。而且演員換了的話整個感覺都不太對了(站的Gramander,換了演員感覺就是逆家長組了這樣的感覺)

在寫演員交換的時候是短文,就不特別放上來了。

後來寫角色交換我就……稍微爆了字數我也不知道,原本預定都是短短短文的,太喜歡媽咪部長了真的。

這個AU有沒有後續我也不知道。


以下正文


「我們的部長到底都去哪了?」

「部長很忙,你只有早上提前進辦公桌才有機會看到他。」對於每一位新進安全部並對自己上司有疑問的正氣師,資深的其他正氣師總是會勤懇的這樣跟他們說。

「可是……」

「你不用做事了?」


每一個新進的正氣師都想知道,那個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安全部部長是誰,前輩們的回答也造就了安全部的上班時間總是比其他部門早的習慣。

雖然規定是不能直接移形出MACUSA,但是顯然這個規定在安全部並沒有被特別注重。在剛創立初期,這個規定對安全部造成了許多麻煩,諸多正氣師提出了抗議。當時的主席也因此給了這個部門特殊權利,主要都是因為這個部門的重要性遠高於其他。

能夠進入安全部的所有正氣師都以此為傲。

因此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安全部部長只有早上會遵守規定的從外面進入辦公室,而後都是藉由移形進出,主要也是為了效率,但也造就了這個神龍不見首尾的部長謠言。

-


「各位早上好。」Newt·Scamander一出電梯時總是會先跟大家打招呼,雖然他並不知道明明自己都比上班時間提早到卻總是可以看見下屬們已經坐在辦公室內到底是為什麼,但見到人總是要打招呼的。

但今日有點不一樣。

Newt有聽說他的部門進了幾位新人,新的正氣師!對這個一年可能只會增加一兩名新人的部門來說,這可真是件大事。

「你們好,想必你們就是新進來的正氣師?」一群人中只有幾個新面孔,一點也不難找出所謂的新人在哪裡「我是Newt·Scamander,如果你們不知道的話——我是安全部部長,你們的上司。」

Newt露出靦腆的笑容並且自我介紹。

然而新人們卻愣在原地盯著眼前穿著羊絨大衣、圍著不合時宜的藏藍色圍巾的人,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

「…S…Scamander?英國人?

Newt苦笑,「是的,我是英國人,但這並不是重點對吧?雖然想多跟你們聊聊,但我事情還有點多,先去忙了。」

Newt轉身進入了部長辦公室,留下一臉錯愕的下屬們。

「還有疑問?還不快去做事!」


後來終於從其他前輩口中聽說了這位神奇的安全部部長的事蹟。

就讀霍格華茲魔法學院,被分類到赫夫帕夫學院——其實他們對於英國學校的分類也不是特別清楚。

只是這位部長自入學以來黑魔法防禦術就一直是當屆榜首,由於有一位戰爭英雄的哥哥,也曾經在學期間就協助哥哥擊退黑巫師。

畢業後Newt被他的黑魔法防禦學教授推薦進入英國魔法部,並以出乎意料的速度通過正氣師測驗成為正氣師,可說是英國巫師界的一顆新星。

這樣一個平步青雲的人現在卻在美國MACUSA上班——為什麼?

「這個部長一直沒有說過,但是我想一定有其他原因的吧。」前輩這樣說。「總之未來有機會你會見識到的,Newt部長之所以為部長的原因。」

於是雖然對自己上司充滿了疑問,但對方是上司這是無庸置疑的,小菜鳥也只能接受,至於內心服不服氣又是後話了。


-


小菜鳥一直不太懂他們安全部其他前輩。

部長一個月30天在安全部可以看到他的時間幾乎不到一星期。

但是前輩們卻對他有著謎之崇敬,去問嘛,他們也都不說,只說你有機會會知道的。

不提這個,除此之外這個部長還意外的很和藹可親,記得有一次他在茶水間巧遇部長,部長還塞給他一塊蛋糕並且問他還適不適應安全部的工作。

他以為這個最高正氣師應該很難相處的,結果並沒有。雖然說起來有點肉麻,但他真的覺得部長很像他的媽媽,是一種氣質。

誰能相信這樣溫和的人卻是擔任全美國最危險的職務的人呢?

雖然從來沒有看過他們部長展現過他聽說很強大的魔法能力,但是小菜鳥對部長還是挺有好感的。

嘛,絕對不是因為部長給了他蛋糕,絕對不是。


也曾經有一次,小菜鳥處理任務時遇到了他們的部長--跟一個男人走在一起。

「Scamander部長?」身為一個小職員,上去打招呼也是應該的,結果對方好像嚇到了。

「你、你好……呃,這位是魔杖許可部的Percival·Graves,你應該聽過。」身旁的男人微微點頭。

Percival·Graves,明明Graves家族都是以正氣師為名的,卻在這代出了一個異類。

Percival雖然魔法能力也是挺強大,但是卻不想考取正氣師測驗而是跑去研究魔法生物,用著魔法能力創造出了有個奇妙空間的箱子——此時正在他的手上——裡面有著各種神奇甚至危險的魔法生物,但是據本人說法,那些生物都不危險。

當然小菜鳥不認為囊毒豹一點都不危險,那可是足以摧毀一座村莊的生物。

那為什麼部長會跟這個人走在一起?

「是這樣的,最近有個事件牽扯到魔法生物,於是我來找Percy研究一下相關的問題。」

「原來是這樣,那部長我也不打擾你們了,我也還有事情要處理。」

小菜鳥點點頭,雖然他挺好奇那很像暱稱的稱呼是怎麼回事,但是還是不要亂問吧?或許回去問問前輩也是可以的。


-


那次是安全部近幾年來最危急的一次任務。


MACUSA已經追蹤這個黑巫師集團一段日子,這個黑巫師集團犯下的罪已經罄竹難書,而最近總算讓人抓到蛛絲馬跡,Newt便招呼著當下安全部有空的所有正氣師傾巢而出,表示一定要拿下他們。

不管菜鳥與否,能成為正氣師必定能力不弱,人越多越有機會,於是他也跟著去了。


他們分頭躲在暗處,看著黑巫師們一個個的集合,第一次參與這樣的任務讓他有些緊張。

「別緊張,等等暗號一下就立刻行動,兩人為一組制伏一個應該不成問題,我隨時支援。」為了避免出現聲音,Newt用魔杖在空氣中書寫著,並分配著大家所要負責的人。「記住,量力而為。有什麼危及的狀況我准許你們施展不赦咒,或者移形離開求援。不用覺得羞恥,因為沒有了生命就什麼都沒有了。」

眾正氣師點頭。

確認大家都聽到了之後,Newt看向領頭巫師的動作,不久,手一揮「就是現在!」

然後是絢爛的燈光與聲音饗宴,魔法接連不斷的出現在漆暗的場所中,看起來是烏合之眾的黑巫師們一個接一個的被制伏。

雖然情況不錯,但也有正氣師已經受傷,Newt見狀喊道:「抓到人的先離開安置犯人並呼叫後援,能行動的帶著受傷的人回去治療,沒受傷的再回來支援!這是命令!」

收到命令的離開,而剩下的留著支援他們的部長。

接連幾位黑巫師在正氣師的合力下也逐漸被制伏,然而領頭的黑巫師們卻依舊頑抗,並且有著不俗的實力。


「Expelliarmus!」一瞬間的失神,Newt的魔杖從手中被打掉。

「部長!」他們都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幫助他們的部長,只能焦急著。

「來不及了。」黑巫師笑著,魔杖上產生綠色的光芒,眼看就要打上Newt。

但Newt本人卻不太驚慌,手抬起來就是往對方揮。

「你以為……唔?!」話才講一半,講話的人卻憑空飛了出去。

無杖魔法?!」一些比較資深的正氣師都不知道他們部長會施展無杖魔法,頓時驚嘆了起來。

無杖魔法,那是魔法能力極為強大的巫師才會施展的,許多巫師一生中都不可能接觸到無杖魔法,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他們的部長給了他們一個驚喜。

「別愣了。」Newt撿回魔杖,開口「大局已定,速度清理殘局。」

小菜鳥發誓他從很多女正氣師的眼裡看到了仰慕,當然,那瞬間的部長簡直帥死全場。


大衣與圍巾隨著魔法飄蕩,藍色的魔咒隨著Newt的笑容不停的吞噬著紅色的。

Newt可以瞧見對方臉上不肯服輸的神情,但是魔杖已經隨之顫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拿下只是時間問題。

「Newt·Scamander,或許我打不過你!但是……」對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深,而Newt則相反。

他要幹嘛?Newt觀察著周圍。

然後與藍色對抗的紅色消失,而在藍色即將打上對方身體的那一刻,那頭的魔杖卻轉向了在周圍的一個正氣師。

「Avada Kedavra!」綠色的光芒射出,朝著那個慌然無措的正氣師。

那只是一瞬間而已。

當下沒有人可以理解那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當他們回過神,他們的部長卻已經倒在地上。

空氣幾乎是靜止的。

「不!」幾乎所有的正氣師大吼,然後多根魔杖對著那名黑巫師,不給他一丁點的機會便使他跪在地上。

「死不足惜。」

「但是殺了部長會生氣的。」

「嘖。」

「部長……」在場的正氣師們回頭,看著倒在地上的Newt。

「部、部長還有呼吸!」跑去看了看Newt的正氣師發現了這個喜訊。

「快!帶回去治療!」


-


「那個……我們的部長是…?」

「是全MACUSA裡面最強、最好的部長。你有疑問?報告做了嗎?」

《END》 

副標:這是一個安全部都是部長迷弟迷妹的故事。

以評論代替愛心的親們我愛你們(●´ϖ`●)

评论(6)
热度(19)
  1. AlecNightsEntia 转载了此文字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