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一個隨心產出的灣家寫手
每天都希望自己手速跟得上腦洞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他們需要什麼標題《Frostcup/怪產AU》

看到Kadeart太太的圖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速嚕了幾個小段子。
期末結束有機會再把他嚕在一起。

由這個證明我還在站在坑底(咦

✓我不會取標題
✓沒錯,怪產AU,FBAU,神奇動物在哪裡的AU(為什麼他的翻譯如此多)
✓手機排版我不想講話
✓段子注意
✓因為是隨手打的語句不順都是我的錯
✓TAG表示我的CP立場,這裡雖然接近無差


01.
Hiccup坐在審訊室裡,低著頭不敢直視面前的人。

「都出去吧。」白髮人揮手,支開了部下,只留下兩人。

部下離開後為了確保隱私,他又施加了隔音的咒語。

「Hiccup,只剩下我們兩個了。」雙手十指緊握一起,Jack惡趣味的盯著面前的棕髮人「我想我們之間也不需要那麼多禮節,現在你可以乖乖從實招來了?」

「不是我。」Hiccup開口,「Toothless……你知道的,他很乖,他甚至不能自己飛行!不可能是他!」

「可是目擊證人都這樣說:黑暗的、迅捷的、令人畏懼的………」


02.
兩個人是在霍格華茲認識的。

當時Jack做為伊法魔尼的交換生來到了霍格華茲,雖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兩人很快的就成為了朋友。

Hiccup的魔法能力並沒有很好,他敬佩Jack的無杖魔法在當時就已經稍有眉目,而Jack也很好奇Hiccup是如何與一般人眼中極為兇猛的龍甚至禁林中的危險生物做朋友。

他們是如此截然不同,雖然一個暫時居於史萊哲林的學生與赫夫帕夫的學生這般要好在當時引起了不少關注,但這依舊不影響兩人交情。

一直到Jack回到美國,他們依舊藉著書信聯絡,談談一些生活事物。


03.
「Jack:
戰爭時期,希望這封信還能寄到你的手中。


鑒於在霍格華茲的奇獸學優異成績與鄧布利多教授的舉薦信,我被派來東部戰線參與馴龍隊,我負責的是烏克蘭鐵腹龍。

你知道我其實很開心,她——是的她是個雌性!這種龍是全部龍種裡體型最巨大的,她甚至重達六噸。雖然她的飛行速度比不上毒牙龍或長角龍,但他的爪子特別長,殺傷力驚人。

那鐵灰色的鱗片與深紅色的雙眼是如此迷人,希望你有機會能看到。


這裡的人都太過粗魯,他們驚訝於我能迅速的馴服這女孩,卻從來不肯接受我的建議。

用著那些傷害他們的工具與魔咒來馴服龍,那樣是沒有用的,那些龍未來必定會找機會反抗。

我真的很痛心,希望未來我有機會讓世人知道跟他們交心這件事並沒有那麼困難。

而我也正在計劃這件事情。


抱歉又說多了。

Toothless跟著我待在前線明顯有些焦躁不安,基於我的立場,我不讓他們靠近Toothless,並且好好的照顧著他。

我想製造出一個可以讓他安心休息而我可以隨身攜帶的空間,關於這方面我相信你也不差,你一直都是如此強大,希望能得到你的建議。

以及希望戰爭趕快結束,我們或許之後有機會可以見個面詳談。

Hiccup筆」


04.
「Hiccup:
很慶幸你的信並未被寄丟,貓頭鷹來到我的窗前時灰頭土臉,我替他梳理好羽毛並且餵飽了他,希望這封信也能回到你的手中。


很開心聽到你的消息,相信那些龍並不會傷害你,但是還是希望你好好保護自己。當然,我相信Toothless會替我好好保護你,他總是如此護主,是我見過最靈性的龍。


對於未知的生物人們總是畏懼,藉由壓制他們才使自己心安,我只希望你的建言能早日進入迷茫人的心中。


你信中談到的空間魔法——希望我的認知沒錯,我想我有些眉目,我們可以找個皮箱來製作這個,但信中不好解釋,我也希望戰爭早日結束,我們可以再詳談。


最後一件不太重要的事情報告,我進入MACUSA的安全部工作了——是的我正氣師考試合格了,我很榮幸的成為了榜首,如你所預知的,你簡直是我的幸運女神。

我一向不吝於分享我的喜悅,我的朋友。

望你跟Toothless安好。

Jack筆」


05.
「Hiccup:
戰爭結束了,我聽聞你的家人成為戰爭英雄,雖然我無法與之相比,但我還是想告訴你這個好消息。

我成為了安全部的部長,你或許覺得這太過危險,但是沒問題的,因為你會保佑我的,對吧?我的幸運女神。

上次並未收到你的回信,希望是貓頭鷹把信弄丟了而不是你沒有回信,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給我一點消息,我很擔心你。

Jack筆」


06.
這不是Jack。


07.
這是只有他跟Jack知道的小秘密。

他知道Jack並不是普通人,因此Jack在魔法造詣上才會如此突出並且強大。

Jack除了一般學習的魔法之外還掌握著強大的無杖魔法,混含著冰雪之力。

在Jack寄給他的每封信裡,他都可以感受到那冰冷的氣息,但是這封信卻沒有。


他決定去紐約探望許久不見的友人。



08.
一場意外,他旅途中抓到的一些奇獸們跑了。

迷失在紐約街頭。

因此就算再怎樣匆忙,他還是選擇尋找那些孩子,畢竟紐約充滿了危險的人們。


卻遇到了不知變通的巫師,他覺得他如果找到真正的Jack他一定要向Jack嚴重的抗議他們美國巫師的不禮貌待遇。

被抓回MACUSA時他是驚慌的,他還沒有心理準備見到久違的友人。

但是那冰冷的眼神驗證了他的想法——這不是Jack,Jack從來不曾用如此冷漠的眼神看著他,甚至認不出他。

MACUSA的安全部部長被調包了,而他的屬下甚至上司都還不知道。

Hiccup決定在紐約一邊尋找他的奇獸也一邊尋找他的友人。


《如果還有TBC

评论(4)
热度(28)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