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全面停更,LO主什麼都寫不出來。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Blind《下/Gramander》

好的我食言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感覺不打完他整個人都很不好。

很久沒有寫到那麼多字了(゜-゜)分成上下應該是正確的…?


✓那啥,你問我有沒有車……我盡力了,一輛小車,請小力踐踏

✓哥哥出沒

✓手機排版,我也很難過


上集


-

這個吻直至無法呼吸才結束。

「這是個小懲罰,但是對我是個獎賞。」

Newt大口的呼吸著空氣,他們自從相戀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激烈的吻。

「Newt,沒有下次。」不會再有下次了,一定要保護好他。


而他們必須面臨的第二個問題是Newt的哥哥——他的舊友,Theseus。

基於義務以及責任,在Newt出事的當下Graves便寄信通知了他的大舅子(雖然這個稱呼依舊不被本人接受),而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要寄到了。

他完全不會懷疑故友看到消息還能平靜的坐在他的辦公室或是出著任務,百分之百會是跳起來然後不顧國際條例的從壁爐中出現並且破口大罵。

——「Percival·Graves你這個混蛋當初說好的保護好我弟弟呢??!!為什麼出事的不是你!」

之類的,他完全可以想像的出來。

因此第二天早晨起來時,他便瞧見了滿臉怒容的Theseus,躺在身旁的Newt依舊睡著,他並不想把對方吵起來。

好險這個決定得到了雙方的認同。

所以他施展魔法,穿戴整齊——起碼可以見人——之後離開了房間,順帶施了一個消音咒。

「Theseus,你的動作如此迅速,我很感激。但如果你能在進門前先禮貌的敲個門我會十分感激,避免我會認為所有英國巫師都如此沒禮貌。」兩人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起來就像是好久不見的朋友閒聊般,只要內容沒有如此火爆的話。

「Percival,看在梅林的份上,不——看在Newt的份上,我才沒有動手把你的房門拆了,你還妄想我敲門?」

「Newt大概是我遇過最不平凡的英國巫師了,真希望所有英國巫師都能像他一樣。若英國巫師的脾氣都像你一樣的話,我想他們的平均壽命都比美國巫師短許多,而且我想你應該沒有向MACUSA提出過境的正式申請文件以及魔杖許可。」挑眉,身高不如人就罷,氣勢可不能輸。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我目前被允許在世界各地只要有出現Grindelwald線索的地方通行。不用申請任何文件。」

嘖。

「希望你能早日追捕到Grindelwald,以及我認為我家應該不會有關於他的任何線索。當然,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幫助的地方歡迎隨時說一聲,我盡力而為。」

「喔,Percival。有一件事你一定可以幫助我的。」Theseus說道,這讓Graves有種不好的預感「離開我的弟弟,讓我帶著他回英國。我們爸媽都很想他,我也是。」

「不可能!」「Theseus!!」

兩人愣住,轉頭才看到從房內出來的Newt。

他扶著牆壁緩慢的前進,但無奈還是沒有很熟悉失去視力的感覺,走的極為不自然,穿著睡衣,沒有視力的他顯然無法自行更衣。

「Theseus,我聽到你的聲音了,你在對嗎?我說過我自己會找時間回家,你為什麼要來干涉我們!」一邊行走一邊開口道,但是對的方向卻沒有人。

看的如此令人心疼。

「夠了、Newt!這個混帳美國佬一點都無法保護你,才會讓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要我怎麼忍耐!怎麼容忍!」Theseus大吼。

「不是Percy的錯!」Newt正確的捕捉到自家哥哥的位置。「這是意外,而且也是暫時性的,不是一輩子。如果不是Percy在,哥哥你可能就要去墓地看我了!」

Theseus氣的顫抖,他的弟弟從來沒有這樣跟他頂嘴過。

從來沒有。

「我當初默許你們在一起,對著Percival說,他必須保護好你,不讓你遭受任何致命的傷害。然而現在你就在這,雙目失明!難道這就是他遵守的諾言嗎?」

「Theseus,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受傷的人是我。」Graves才開口。

「可是並不是你。」Theseus近乎冷漠。


他本來並不想來吵架,真的。就算他把自己最疼愛的弟弟把走了他也默許了,因為他足夠了解Graves,他知道他會把Newt照顧好的。

弟弟也說了:「Theseus,我也三十了,我知道自己所選擇的。」

所以他默許,並且他在心中下定決心,若是有任何一個白癡巫師站出來反對或者惡意攻擊他們的愛情,他不會介意丟個不赦咒,他一向不怕這些。

自小以來他就百般愛護這個弟弟。

被霍格華茲開除?他媽的那學校要把奇獸飼育學成績最優異的學生開除?肯定是瘋了!這件事甚至只是個誤會!弟弟那個幫人背鍋的好脾氣,誰都不說只跟他說,所以他找上了鄧不利多,那個弟弟時常提起的最照顧他的教授來擔保,才讓Newt得以完成他的學業。

弟弟要環遊世界撰寫奇獸教科書?都去吧,家族那些老嘴臉他來搞定。

別人以為他弟弟只是個愛研究奇獸的瘋子,他知道弟弟在做的是足以在魔法史中留下歷史的事情就好。

他弟弟的魔法並沒有不好,個性也沒有不好,只是有一點點怕生,而他把那些好的都留給了他想、他願意給予的。


「Theseus,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並且我會找時間回家的,好嗎?」Newt斟酌開口,他聽語氣也知道他哥哥真的生氣了「你看,我很好。還可以站在這裡跟你講話,你有見過其他被囊毒豹攻擊而還可以完好的人嗎?我肯定是第一個。」

他終於走到了記憶中客廳沙發的位置。

Graves扶著他坐下,看著Theseus。

「Theseus,我真的很抱歉。我盡力保證不會有下次。」Graves慎重的抱歉,他一生中道歉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如果還有下次,你的房間最好事先佈滿防護咒——然而這大概一點用都沒有,而,你也不會再有機會擁有我的弟弟。這是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要不是看Newt那柔軟的眼神而稍微消氣了一些,他的懲罰絕對不會那麼輕。

「以我的名字發誓。」Graves說。

劍拔弩張的空氣終於消散,Graves想,他們終於度過了第二個問題。

感謝他的愛人。

「好了,我也沒那麼多閒時間,得走了。Newt,這一個月內請找時間回家……如果你要帶上Percival也不是不能,你要知道我是反對的,但是爸媽很在意你的男朋友。」Theseus語畢,便消失在房內。

他的友人一向來的快去的也快,永遠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而他也因為友人的話語感到開心,他終於可以去拜訪Scamander家族了。

「等你失明好了,我們就出發去英國。」

然後他想他需要幫愛人換上衣物,那睡衣也穿的如此不整,看那鎖骨都露出來了!


解決完兩個問題後,他們一起面對的最後一個問題,是他們的生活習慣。

日常、上班、甚至到私生活。


為了讓失明的Newt能夠正常生活,Graves利用假期帶著Newt走過一遍家裡的各個角落。

房間、大廳、廁所、廚房,一些比較常使用的日用品的位置,讓Newt可以獨自行動,畢竟Graves無法無時無刻都在Newt身邊。

Graves還記得想解決生理需求時被自己一句「又不是沒有碰過呢。」惹得滿臉通紅的愛人多麼可愛。

而後是,Graves再無賴也無法請一個月的長假,於是在Newt失明一星期後,他還是回去上班了。

然而他無法放心Newt一個人,因此便帶著Newt每天一起上班。

安全部的正氣師們怒吼,請假理由曬恩愛,回來上班曬恩愛的更嚴重了!

「如果有意見,我不介意繼續請假。如果Picquery贊成的話。」當然,反正曬恩愛也曬不到他周圍,主席雙手一攤表示安全部部長不准再請假了。

正氣師哀嚎,但再哀嚎工作還是得做,文件還是得批,任務還是得出。

大不了下去對面商店買個墨鏡不就得了。

不過所幸Mr.Scamander大部分時間都是不離開Graves辦公室的,照部長所言,外面太過危險。

『他們的部長談戀愛時智商也會降低的嗎?』正氣師的茶餘飯後都在討論這個,再不然就是『Mr.Scamander的馴服術最佳結果,全美國最兇猛的奇獸,Graves部長』

噓,這種話可不能傳到當事人的耳裡。


最後的最後,是性生活。

Graves自Newt失明後,就沒有再碰過Newt,他覺得寂寞難耐。


「Newt,今晚可以嗎?」又一個夜晚,Graves問。

「Percy……」確實是很久沒有做了,雖然看不見但也不會影響太多的……吧?

所以他轉身,點頭。他相信就算是黑暗中對方也看得見。

他被欣喜的抱住,被吻住,就在他以為對方打算繼續下去的時候,卻暫停了。

「這是個懲罰,Newt,對於你的。」

-


上車

 

-

一個月後Newt在最後一次回診時終於恢復了視力,再度重見光明是令人感動的。

而由於這次治療是自己來的,他決定回去給Graves一個驚喜,不過在這之前Newt想立刻看到他可愛的孩子們。

卻看見了意想不到的人——本應在上班的Graves。

「Percy……」

「歡迎回來,我的Artemis。」難得順從的給Daddy抱著的Niffler——好吧Newt看到他沒藏好的袖扣了、腳邊站著沒有躲起來的Dougal、以及早就等著他的Pickett。

還有更多更多,他的孩子們。

Newt從沒覺得可以看到他們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不,Newt你怎麼就哭了?!Theseus等等來了看到又要罵我了……」

「我已經到了,Percival。希望你能給我好一點的解釋。」

Newt破涕為笑。

他真的好愛他的孩子,愛他的哥哥,以及一直陪著他的愛人。

《End》

用手機發個車如此克難。

以及,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未來的預定裡面不會再寫Gramander了吧,或者很久之後才會再寫,起碼目前沒有計畫。

需要一點日子沉澱一下自己,而我還是愛著他們。

OOC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我愛他們。

评论(7)
热度(79)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