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一個隨心產出的灣家寫手
每天都希望自己手速跟得上腦洞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In Hogwarts《Frostcup/FBAU》

沒有Niffler、沒有那些電影中的情節。

只有一個巨大的Bug。


中混英,還是廢物的英文程度。

若我語法有錯請跟我說會立刻改掉,真的,對不起。

這篇寫了一星期_(:3 覺得整個人都要被掏空,無法寫出想像中的感覺。


如果喜歡,

歡迎留下你們的評論,讓我知道,我會特別感謝你們~♥

以及默默的就百粉了,感謝各種Follow

-


《Hiccup·Scamander》


又一個黑夜,卻是不被自己熟悉的。

這是紐約的黑夜,感覺如此寒冷。

「Hey,Bud.Calm down.」他拍拍手裡的皮箱,轉過身看向空蕩的街道「And now we are in NewYork.」

呼出的氣化成白煙,消逝在空氣中。

帶著手套卻還是冰冷的手摩擦著奢望帶給自己一些溫度,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陪伴自己十數年的學院圍巾擋住了大部分的冷風。

如同計畫好的,他很順利的通過了美國海關,其實要度過麻瓜的海關比自己想像中簡單多了,總之多笑、多感謝,然後他們就會覺得自己是個傻呼呼的觀光客了。

他之所以不走巫師管道,也是不想引起MACUSA的注意,更嚴格來說,不想引起Jack的注意。

不論是否,他堅信Jack都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

他們相識於霍格華茲。

當時一個美國交換生吸引了所有學生的目光,史萊哲林在這場學院爭奪戰中獲得勝利,交換生因此住進史萊哲林學院。

而這樣又怎樣?Hiccup完全沒興趣,他那時還在想著怎麼讓Toothless跟密林裡的其他夥伴好好相處呢。

因此誰知道一個三年級的赫夫帕夫怎麼攪和上美國來的五年級交換生的?反正自從交換生來霍格華茲的第二週開始,學生們就看見兩個人總是在一起。


而Hiccup只想說,這一切都是Jack的陰謀。可惡的美國人!

要不是被他發現Toothless的秘密,他甚至都想躲著對方。

什麼交換生、什麼資優生,都是假的!實際上Jack就只是個愛搗蛋的大小孩。

「Come on,Hiccup. You're a boring guy.」

Jack總是愛在Hiccup腳下添上一塊冰層,然後看著他滑倒之後的臭臉哈哈大笑,雖然之後會被Toothless抓著在天空中倒著飛以示警告,但是他還是樂此不疲。

「Hiccup,你絕對是英國巫師裡面最無趣的一個。」他總是這樣說。

「那你應該去找一個更有趣的。」Hiccup也總是這樣回應。

但他們還是就這樣度過了幾個月,而後來漸漸的他習慣一早起來會有個銀毛打擾自己的生活,就算三年級課程與五年級課程相差那麼多,Jack也好像總是可以抓到他的空堂時間;也漸漸習慣他陪著自己偷偷的去密林找那些被大家形容為恐怖的奇獸們,並且成為朋友,跟他們一起玩耍。



Hiccup沒有想到的是,他會對Jack產生些微朋友以外的情愫,而且他不敢給Jack知道。

確實Jack長的就是特別好看,講白一點就是個大眾情人臉,俗稱的帥哥。

之所以會喜歡上Jack當然不是如此膚淺的理由。其實Hiccup在當時就是個沒什麼朋友的人,他孤僻因為他總是推掉任何活動去照顧Toothless,他不懂的交際因為他平時的問候都留給了非人的生物。

那些生物比起人來說就是單純,不用跟他們勾心鬥角,你真誠的對他,他就真誠的回報你。

Hiccup討厭與人交際就是如此養成的。

Jack是第一個踏進他生活裡的人,一個朋友,一個禮物。

他與Jack如此不同,他又是那麼奇怪的人,他跟Jack根本不可能。



但他知道那麼多別人不知道的Jack。

Jack其實並不喜歡Graves這個姓氏帶給他的影響、他很喜歡吃甜食、而且他很好相處並沒有特別高傲(大概是外表帶給大家的迷思)、以及他調皮惡作劇只不過是希望有人陪他玩。

能夠比別人瞭解更多的他這件事其實讓他有點開心,能夠比別人佔有更多他的時間這件事也讓他很自喜。

但他其實只是一個平凡人,只是一個魔法能力中等長的也沒特別好看更別說臉上還有雀斑,而且還十分孤僻朋友都不是人,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怪咖——但他還是很喜歡Jack,無法抑制的。



在Jack離開霍格華茲的前一天,那天他們一起說著以後的夢想。

「我沒有夢想,Hic。」Jack說,「雖然我的家族使得我未來必定會進入MACUSA工作,但說真的,那些文書職一點都不適合我。」

「你怎麼不嘗試當個正氣師?」

「很麻煩,不是嗎?那會被限制住太多,你知道我恨那些規則。」

「那你就成為他們的頭頭(Leader)吧,把那些規則都改掉。」

「You gotta be kidding me,right?」Jack震驚的看著朋友,「我不覺得我自己可以……」

「愛玩不代表那可以掩蓋你出色的家族基因,Mr.Graves。」Hiccup強調,「你有著強烈的正氣師特質。勇敢、強大、你也有領導能力……好吧其實只是我覺得正氣師挺酷的,畢竟我大概這輩子都沒可能成為正氣師。」

「但我相信你會是個出色的奇獸學家——至少在龍的方面。」

「I will be.」Hiccup對自己這方面還是有著自信的。

「Hic,明天你會來送我嗎?」

「我可不像高年級可以去送行。」Hiccup聳肩,儘管他很想去,但他不是會翹掉考試的那種學生。

「所以最後一面就是現在了嗎?」冰藍色的瞳孔黯淡下去,「我有話想跟你說,Hic。」

「嗯?」他看向Jack,內心有些期盼。

「我……我想我們回去之後還可以繼續用信件聯絡!」

「當然可以。」

「That's all……Good night,Hic.」Jack揮手道別,走向史萊哲林住處的大門。

而Hiccup亦然。



這是他們兩人學生時期的最後一次交談。

Hiccup沒有來得及趕上送別,因為他的考試出了點意外,等他趕到的時候Jack已經離開許久。

即使他們之後多次使用信件聯絡,他也沒敢說出那不尋常的感情,直至今日。



《Jack·Graves》


黑暗,以及冰冷的。

他沒有辦法睜開雙眼,即使他的意識還在。

他沒有辦法移動身軀,他的四肢自由卻冰冷。

這對身為MACUSA安全部部長的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就像回到當初手無縛雞之力,只能開開玩笑般使用魔法惡作劇的學生時期。

「Mr.Graves,你真該看看你現在的樣子。」So stupid。他想,對方那沒說出口的話。

那張毫無光采的臉充滿著嘲諷,譏笑著他。在黑暗中,Jack最後看見那張臉變換成自己的。



再度恢復意識時,他依舊無法動彈,而寒冷使他想起那個他曾經嚮往著的陽光。

如果能再看到一次就好了呢,那張帶給人溫暖的笑容。

-

他就讀伊法魔尼五年級那年,被學校派出去做為交換生。誰都知道那是因為他姓Graves,要不然肯定是同期的Elsa會被派去,雖然他的魔法能力也不差但相比起來,那女人的各項成績都比他出色許多,而他不可否認。

他來到英國的霍格華茲,被熱情的接待,住進了史萊哲林學院。

不論走到哪大家都盯著他看,或許是因為藍與梅紅的長袍在霍格華茲中太過突兀,或許是他的長相——他還是對自己的長相挺自信的——也或許是那頭白髮。

太多原因使得他瞬間成為焦點。

但他在伊法魔尼永遠不是焦點,Elsa才是他們的目光所在,所以他其實挺不習慣。



那天他離開校區想找個沒有人的地方,他希望不要再有人看著他,即使他們並沒有惡意。

然後他看見一個男孩走入了禁林。

若是男孩願意在四處張望時抬頭看一下天空,他或許還會發現還有一個人發現了他違規的舉動。

是的——他在天空中,他喜歡在天空中自由的感覺。只要閒來無事他就會拿著自己的掃帚在天空中飛行,體驗風從自己臉上拂過的感覺,不論是熱天的暖風還是冬天的冷風他都一樣享受。

他一開始出於好奇而追上那個男孩,卻驚異的發現男孩並沒有被森林中的奇獸們攻擊,反而像是朋友一般在交流。

其中黏男孩黏的最緊的是一條他沒有見過的龍,那隻龍漆黑如夜,眼睛卻是像月的光亮,雖然不比他看過的龍還要大隻,但本能卻使他一點都不懷疑那隻龍的危險性。

「?!」龍的耳朵微動,轉頭怒視著他的方向。

真是條厲害的龍。他想,他躲的已經夠好了,起碼他這樣覺得。

男孩疑惑的看著在他眼中並沒有異常的景象,但他相信那條龍並不會無故警戒起來。

他們僵持了數分鐘,Jack決定認輸,從隱密處現身然後飛到地面。

也幾乎是踏上地面的那瞬間那條龍不顧男孩的意思直接撲向Jack,卻撞上了透明的牆。

「Toothless!」男孩大吼,生氣的盯著Jack。

「Hey!管好你的龍。我可不想傷害他。」

被稱為Toothless的龍並未放下警戒,但還是乖順的回到男孩身邊。

「我猜你應該沒讓人知道你養著龍。」Jack說。

男孩露出了生氣、驚愕以及畏懼的表情。

像是在氣自己拿著這件事威脅他、訝異自己猜到這件事以及害怕自己講出去這件事。

這男孩如此好懂,Jack這時候才仔細觀察起這個男孩。

嬌小的身軀比自己矮上半顆頭,應該是低年級的學生——瞧,赫夫帕夫的,校服顏色出賣了他。

棕色的頭髮亂翹著,還有一雙琥珀綠的瞳孔,跟那隻黑色的龍相似至極。

「我叫做Hiccup。」男孩開口,「我知道你,你是Graves,那個交換生。」

Jack皺眉,「Jack。」

「What?」

「我叫做Jack,不是Graves。

「這很重要嗎?說真的那是同樣的,你就是Jack·Graves。」

「對我來說不太一樣。」Jack也覺得自己挺幼稚,硬要吵這個毫無意義的問題。

「Okay,Jack.」Hiccup妥協,「你想要什麼?」

「什麼都不需要,我只是想要認識這隻龍。」Jack饒有興致的盯著龍,Hiccup錯愕的神情被他忽略「我可以嗎?」

「……Of course.」Hiccup放開Toothless,「Toothless,他的名字。」

「他沒有牙齒?」

「平時是縮起來的。」

「Ok,Toothless。我是Jack,我們剛剛可能有些小誤會……但我是友善的,真的。」他伸出手,Toothless瞇起眼,但沒有阻止他的舉動。

但龍跑開,推了一下男孩之後跑到男孩後面瞪大眼睛盯著Jack看。

「這什麼意思?」

「Oh……Toothless希望你跟我道歉,其實不用……」

「Okay,you have my apology.」

Jack摸上Toothless的時候他笑著,那感覺很神奇,畢竟他們的教育告訴他們龍是如此危險的生物。

「Hiccup,再一次的。很開心認識你,及你的龍。」

「我…我也是。」Hiccup猶豫了一下,但也伸出手。「很開心認識你,Jack。」



Jack開始每天黏著Hiccup,他請跟Hiccup同學院的女學生幫他搞到Hiccup的課程表——這一點都不困難,Hiccup就是個乖學生,課堂、學院廳、禁林,這就是他會出現的地方。如果這些地方都找不到他的時候,他就在天空中,跟Toothless一起飛翔。

課堂上Jack無法跟到,但他會逮到下課的Hiccup,偶爾躲起來施些魔法在他的腳下結出一塊冰使他滑倒,看著他爬起來然後大叫他的名字,生氣的尋找他在哪裡。

他樂此不疲,但偶爾還是會擔心Hiccup會不會因此討厭他,他也會因此停止一段時間的惡作劇,反而獻上一些來自美國的小東西或甜食,當作討好。
他喜歡對方喊著他的名字,喜歡看對方煩惱的樣子,更喜歡看他騎在龍上時那驕傲的樣子。

那才是真正的他。

不是那個被大家罵為怪胎的Hiccup,是誰都無法比擬的、對龍總是很有一套的Hiccup。



Hiccup跟他認識一段日子後,他告訴他Toothless的故事。

那是專屬於他家鄉的龍,但是頻臨絕種。他在樹林裡找到他,那時候Toothless受傷了,雖然警戒著他卻無力反抗,而他搭救他,幫他包紮給他食物吃。

他們成為最好的夥伴。

「或許我天生就是這樣。」Hiccup說到這段的時候發出評論,「Toothless只是指引我走向這個道路上的那個契機。」

「你比你想像的更強大,Hic。」Jack說。

他知道Scamander這個家族,他們務實、勤懇、善良,Hiccup的舉動在家族裡雖沒先例但他們並不排斥。

「能夠馴服龍並跟他們做朋友的巫師,你一定是巫師史上第一個。」

「Thanks,Jack.」喊著他的名字然後笑著的Hiccup是他最喜歡的風景。


Jack在霍格華茲的日子過得很快,他們終究面臨分離。

Hiccup在離開前對他說,希望他成為正氣師。一直以來他其實都討厭正氣師,但不可否認的,Graves的優良血統影響著他。

離去前他還是希望能看見Hiccup最後一面,但終究沒等到那個帶給他一年歡樂時光的男孩,只能稍微看見在遠處高空盤旋的Toothless為自己送別。

他被贈與史萊哲林的圍巾作為在這裡度過一年的回憶,他欣然收下。


《老樣子的END,以及不知道會不會有很久之後的TBC




下面收未來可能出現的段子,介意勿看XD


《那之後,兩人》


1.

他們使用信件聯絡,聊Toothless的事情,聊他們自己的事情,他們的近況。

Hiccup跟他說他受到奇獸飼育學老師的青睞,現在每天負責照顧鷹馬。

而Jack沒有跟他說他回美國之後收起了平時調皮搗蛋的態度認真讀書,只為了考上正氣師,同學跟老師都以為去了一趟英國換了一個人回來了。

而他的優良血統在他的認真下被發揮的淋漓盡致,他畢業時跟Elsa分別成為當屆傑出男女畢業生。他的魔法能力出色,成績亦然,就連高傲的Elsa也不得不承認他的能力。

他回到家族中學習無杖魔法,他想下次跟Hiccup見面一定要秀給他看,當然如果能把正氣師的執照一起拿給他看就最好了。



2.

而在Jack一帆風順的時候Hiccup卻面臨被霍格華茲退學的命運。

信件中他描寫的相當平淡,但Jack相信一定是有什麼誤會,Hiccup不可能做出會被退學的事情。「是Toothless,他被發現了。」信裡Hiccup寫道。「他攻擊了一名學生--這都是我的錯,Jack。Toothless是無辜的,而我想我得先回老家了,別擔心我,Sandy教授正為我擔保,我想我很快就能回到霍格華茲。」


3.

Hiccup回到了霍格華茲完成了他的學業,因為Sandy教授的擔保以及他哥哥的付出,只是Toothless必須留在家鄉,沒辦法陪著Hiccup。

當然Toothless偶爾還是會偷偷的跑來見Hiccup,這都是秘密。

只有寫在Hiccup給Jack的信件裡。





一個小附註:

Aster·Scamander:Hiccup的哥哥,一個優秀傑出的、畢業於葛萊芬多並現任職於魔法部的正氣師,極度疼愛弟弟。

原型是RotG裡的Easter Bunny。



评论(12)
热度(25)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