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全面停更,LO主什麼都寫不出來。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追Mommy的10+2招《上/Gramander》

論部長如何追媽咪。

想寫一個撩妹技能點滿的部長w



標題可以知道總共12招但我只寫到第四招字數已經有點突破天邊……沒意外是分上中下,如果我碼字的速度可以更快的話就好了……如果沒爆字數就是分上下。


梗來自網路看到的《給另一半驚喜的12招》

看到的第一眼就想到Gramander了,真的無法抑制腦洞w


如果喜歡,留下您的評論٩(๑´0`๑)۶我會特別感謝您❤


-


1. 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留小紙條

最近令Newt困擾的是,自從他到MACUSA上班,他很常在電梯裡被小精靈遞贈一些小禮物。

大部分都是美國常見的小甜點,偶爾還會有他的奇獸們所喜歡的東西。

但不論是什麼東西,上面通常會附上一些問候,比如:

「早安,Scamander先生,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午安,Scamander先生,樓下左轉後的小巷子內有個小咖啡廳,那裡的咖啡很好喝,有機會您一定要去嚐嚐。」

「Scamander先生,上班一天辛苦了。」諸如此類。

而Newt不相信這是小精靈自己送的,於是他詢問,卻得到對方的沉默。

「小紅,我不要求你跟我說這是誰送的,那你可以跟我說這應該不是你送的?」

「不是的,Scamander先生,這是被請求的。」

Newt點頭,反正只是一個小甜點跟一張小紙條,沒有署名讓他減少了不少壓力,大概只是美國巫師表示友好的方式?


體會到美國巫師的親切反而讓他這幾日上班心情都挺好,好心情卻只持續到他把這件事跟Tina說之後。

Tina的一番言語讓他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

「Newt,坦白說這應該不是出自美國巫師的好意,我想是有個巫師在追求你。」



2.借一隻小狗

「Scamander先生,真巧。」Newt在巷子內的咖啡廳遇到了一個他不太想遇到的人。

Percival·Graves,讓他對於美國巫師有點陰影的人,但本質上其實是個好人,他曾經聽哥哥說過。

而且對方是MACUSA的正氣師,不會對自己做什麼事情的。但他還是反射性的看了眼手中的箱子,並且緩緩的藏在自己身後。

「午安,Graves先生。」

「您不必對我如此防備,Scamander先生。之前所發生的一切我很抱歉,但我無意。」

「喔、喔……當然。我、很抱歉。」Newt有點尷尬,「我知道那不是你。」

「Scamander先生也是來這家店吃午餐的?」話題跳的有點太快,他想。

但強制結束這個話題也許是好的,因為他也快要不知道怎麼繼續講下去了。

「是的。之前有人推薦我來這家咖啡廳用餐,他說他們的咖啡還不錯。」

「喔?是誰呢。」眼前的男人瞇起眼,詢問著。

「實際上我並不知道,是被贈與的東西上會出現的小紙條所寫的。」奇獸學家誠實的說。

他們一起進入店裡,Newt沒有太大的反抗就隨著店員安排跟Gaves坐在同一桌。或許因為是上班日的下午,店裡空位很多,他們被安排在靠窗的四人桌。

「你對贈與你東西的人是怎麼想的呢?」翻看著菜單,Graves拋出一個問句。

「……有點困擾。」Newt專注的看著菜單,也沒看見對面男人的手突然握緊且皺起了眉頭,「但其實我很開心。」

Graves很快的恢復成原本平淡的樣子。

「是嗎。」

店員走了過來,他們各點了一杯咖啡,黑咖啡跟卡布奇諾。而Graves另外還點了一份三明治。


空氣有點凝結,Newt想找些話題。但對方卻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有點怕。

「Graves先生,……唔?!」話這才說一半,卻被腳下突然的觸感打斷。

是一條狗,毛茸茸的哈士奇。

冰藍色的瞳孔盯著奇獸學家,卻沒有得到牠想要的。

「呃……」Newt縮回腳,但那隻哈士奇還是纏著他。

「Scamander先生,怎麼了嗎?」Graves在看著莫魔的報紙並沒注意,直到他看見Newt越往座位裡面縮才發現。「這隻狗很乖,他不會咬人的,您不必害怕。」

「喔……我知道,我……我只是對這些動物不太擅長。」

男人挑眉,以出乎意料的神情看著他。

「您可是奇獸學家,卻不擅長莫魔的動物?」

「我……是的,沒錯。我不擅長跟他們溝通,沒辦法跟他們溝通,我嘗試過。」

「真是令人意外。」店員在此時送上了咖啡,Graves也請店員順便將哈士奇帶走。

香醇的咖啡香吸引住Newt的目光,但他在看見Graves的黑咖啡時皺了眉頭。

「Graves先生都喝黑咖啡嗎?」他提問,順帶喝了一口自己的卡布奇諾。

卡布奇諾的甜味滲入喉嚨,這家店的咖啡的確很不錯。

「是的。」Graves點頭,其實這答案他也沒有特別意外,眼前的男人感覺就是應該要喝黑咖啡的人,雖然那也只是一種感覺。

這個男人就像黑咖啡一樣。

「但我偶爾也喜歡加幾顆糖,享受那甜膩的感覺。」

「是、是嗎。」他盯著男人喝了一大口的卡布奇諾,完全沒有發覺。

三明治在此時被端上來,Graves卻將他推到Newt的面前。

「?」他茫然不解。

「你沒吃早餐。」Graves喝了一口他的咖啡。

「???」

Graves卻無視他的眼神,「或許我之後會想要喝喝看卡布奇諾,Scamander先生。你會介意再陪我來嗎?」

「如果您不嫌棄,當然可以的,先生。」

「那我先走了,還有公務處理。」黑咖啡不知何時已經空至杯底,而桌上還留下了一盤三明治,跟喝的剩下半杯的卡布奇諾。

噢!還有一張紙條,Graves的聯絡方式。


而帳單被取走並且已經付清這件事,Newt直到離開才發現。



3. 與他分享童年時的照片

Newt一直想找時間去見一見Graves,並且向他道謝上次那頓短暫的午餐。然而無論他什麼時後去,Graves好像永遠都不在辦公室內似的。

「抱歉,Scamander先生。部長又出去了。」辦公室內的正氣師對Newt說道。

他們對於這位英國人的努力不懈表示敬佩,並且時常跟又抓人落空的對方聊起天來。

「今天又是什麼事件呢?」

「是一名巫師在馬路上試圖攻擊莫魔。」正氣師說,「其實一般來說這種事情不需要請到部長,但這次情況比較複雜,那名莫魔在他們的世界裡小有名氣。不得不讓部長到場親自處理。」

Newt完全可以體諒,他不介意。

他一邊跟著正氣師聊天一邊也覺得正氣師不愧是所謂精英,起碼他就完全不是正氣師的料。雖然他的哥哥已經不止一次推薦他去考核正氣師,但他就是不願意,反正Scamander家族這代只要有他哥哥一個正氣師就足夠驕傲了,他還是乖乖地做他的奇獸專家就好了。


「啊、說起來,我跟Percival也是同期呢,也沒想到他已經成為我的上司了。」一名正氣師突然的說。

「畢竟他可是Graves啊,在當時也只有Picquery主席能夠與他競爭了。而結果……顯而易見的!啊……Graves部長。」

「有時間再那邊閒言閒語何不出去多處理幾個案件?」Newt回頭的時候看見的是剛把魔杖收起來的Graves,而正氣師慌張的離開回到自己的辦公桌。

「Graves先生,我終於看到您了。」Newt提著皮箱上前,「一直沒有機會向您感謝上次的午餐……」

「那不算什麼,Scamander先生。畢竟您是遠道而來的客人,一杯卡布奇諾的價格並不會很貴。以及,您不介意的話,我們回辦公室再繼續聊吧。」看向周圍豎起耳朵偷聽的正氣師們,Graves還在思考怎麼自己的屬下不是男性居多嗎?何時也變得那麼八卦了。

「好的,當然可以。」


Graves的辦公室乾淨整潔,就像他的人一樣一絲不苟,桌面擺放了一些書籍以及公文。周圍的玻璃櫃內擺著太多Newt認不出來的獎盃、或者其它殊榮。

「現在可以繼續了。」

他被邀請坐在客椅上,而Graves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謝謝那日的午餐,Graves先生。我沒注意到您把帳單結掉了……」

「小事而已,不足掛齒。說起來,Scamander先生,其實我很久之前就已經看過您的照片。」

「?」

男人的手一揮,一本有些厚度的書冊飄到兩人之間乖巧的躺在書桌上,自行打開了頁數。Newt稍微看了一眼——梅林的鬍子阿!

這都是他小時候的相片!

「這、……」為什麼您會有我小時候的照片?Newt不敢說出這句話,但也寫在臉上了。

「是Theseus給我的。」Graves臉上露出一抹壞笑,他似乎很喜歡看著奇獸學家窘困的樣子。


他拿起相簿打開的第一張相片,那是Newt還只會在地上爬行時的照片,他爬一爬卻突然的撞到了他們家飼養的鷹馬,而那年紀的小孩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作禮儀。他頑皮的爬到鷹馬的背上摸著柔順的羽毛,傻笑個不停。

鷹馬卻也沒有高傲的將這個皮小孩從身上甩下去。

這是Theseus寄給他的第一張相片。

「看來您從很小的時候就有著奇獸學家的特質。」Newt其實都不太記得自己小時候的事情,但這匹鷹馬他還是有些印象。

「那是Hal,一匹年邁英俊的鷹馬。」Newt下意識的抓緊了自己的圍巾,「我才剛進入霍格華茲的第一年他就過世了,他陪著我們家族走過許多日子。雖然這些都是母親說給我聽的,但現在還能看見他……我很開心,謝謝您,Graves先生。」

Graves輕聲婉拒對方的道謝,將照片仔細的收起來,同時又抽出第二張相片。

這是他剛學會行走時的照片,他的哥哥在照片裡充當第一視角,而他正在努力的朝著他哥哥的方向行走,卻不小心摔了跤,好險地面是柔軟的地毯,他並沒有受傷。而他又爬起來繼續行走,直到投入哥哥的懷抱才露出笑容。

就像他現在一樣,一個固執的赫夫帕夫,不畏困難,腳踏實地的朝著目標前進。Graves想。他未來必定會是偉大的奇獸學家、甚至是個偉人,被所有巫師所謹記。


「這不公平。」Newt紅著臉小聲的說,「先生您擁有我那麼多照片——都成冊了——我卻毫不知情。」這樣真是令人害羞。

「如果您想看我的,也不是不行。」

「??」

又一本相簿飛到桌面上,面朝著Newt攤開來。Newt有點小心的看著Graves的表情,又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張照片。

照片中是一個英俊的小男孩,整潔的穿戴好衣服拿著一個獎盃。

從五官可以觀察的出來就是眼前男人的縮小版,而照片中的男孩面對鏡頭露出了現在Newt從沒在對方臉上見過的笑容,看起來很得意卻不會太高傲。

「這是我就讀伊法魔尼一年級時,獲得學院比賽時父母為我拍的照片。」

笑起來真好看……

「是嗎?那我平時也可以多笑一點,如果你希望。」Newt才發現他把自己心裡想的話說了出來。梅林阿,這實在太羞恥了。

平時都不笑的男人露出了可稱之為溫柔的笑容,而奇獸學家覺得這實在是作弊,怎麼有人笑起來可以那麼帥。

「……沒、沒事!謝謝部長,我想我要先走了。很開心跟你聊天。」如果這也算聊天的話。

「我也是,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欸……?


難道這是美國巫師常用的問候語嗎,離開的Newt腦內一瞬間閃過了那些紙條,但很快的就揮開這個想法。

不過是巧合吧。



4. 送他一本珍藏版小說

Newt最近在思考著,他或許應該回送些什麼給那些持續送著他禮物的神秘人。但無論他怎麼從旁敲擊,小精靈就是不肯鬆口,於是他請求Tina幫他詢問。

Tina愉快的接受了,趁著搭電梯像是不經意的隨口詢問,小精靈沒有懷疑的就跟上聊起了這個神秘人。但是當Tina問回來之後臉色卻有些奇怪,跟Newt說小紅還是不肯說,但說了那個人的喜好以及……

「是個很慎重拘謹、凡事都很認真的人。」Tina這樣說,「而且,Newt。小紅跟我說……如果我沒聽錯主詞,追求你的或許是個男人。」


Newt或許愣了一分鐘,又或許只是三秒。

好吧,其實這也沒什麼對吧?只不過是個男人、每天送給自己東西送上一些祝福、……的吧?不,這一定有什麼。

到底為什麼會是男人啊?!Newt不懂,他一向只懂得研究他的孩子們在想什麼,奇獸們比人類好懂多了。以至於人類巫師在想些什麼,說真的他還是挺不懂的,也不是很想去懂,他討厭接觸那些。

一直以來孤僻慣的他連平常的交際都有些疲乏,更別說戀愛學分了。除了當初在霍格華茲內與Leta有過短暫的戀情之外,Newt再無其他的戀愛經驗——而Leta那甚至可以說是極為糟糕的一次經驗。

總體來說,Newt簡直想回到幾個小時前阻止自己向Tina尋求幫助,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一個拘謹慎重、認真的男人,會喜歡些什麼呢?

他想不出來,但浮在他腦內的第一個人卻是不久前才見過面的男人。他決定尋求第二份幫助。


「Graves先生在嗎?」又來到了安全部,他覺得自己最近跑安全部的次數有點多。

「在辦公室內,Scamander先生,您可以直接進去。」一名正氣師回答,收穫Newt的一句感謝,然後他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請進。」低沉的聲音自門後響起,Newt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埋在公文堆中的Graves。

瞧起來有些狼狽。

「喔……Scamander先生,抱歉有些雜亂,請不要介意。」專門留給客人的椅子自動飄到了辦公桌前,而Graves甚至都沒拿起他的魔杖。「請坐。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希望沒有叨擾到你。」他誠摯的,「我最近希望送給別人一份禮物。」

書寫公文的羽毛筆停了下來,Newt沒有注意到。

「那個人像您給我的感覺一樣,因此我希望能從您這裡獲得一個好的建議。像您這樣的人會喜歡什麼禮物呢?」

「一本書,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Scamander先生。」Graves回應,「但您想送的人喜歡什麼類型的書呢?又或者說,他對什麼事物感興趣呢?」

「我……不知道。我對他幾乎一無所知。如果您有印象,是我之前跟您提過的那個贈與我禮物的那個人。我想我可能嘗試回送些禮物給他。」

「那我相信不論什麼書,只要是您送給對方的,對方一定都會很開心的收下。」

「真的?」雖然他不是很了解,但畢竟Graves先生都這樣說了,應該沒錯吧?

「是的,Scamander先生。」

「非常的感謝您,Graves先生!」Newt從椅子上跳起來,表情有些興奮。他腦袋中已經想好可以買些什麼了。

「能幫助到您我很開心,如果您以後可以叫我Graves就好我會更開心——畢竟我想說我們可以當個朋友?」

「當、當然的,先生……我是說,Graves。您也可以直接稱呼我Newt。」

「當然好,Newt。」


隔天Newt將包裝好的禮物在早晨進入電梯時給予了家庭小精靈,完成了一次禮物的交換。

「請幫我轉交給那位神秘人,小紅。」他囑咐道,「並向我道謝,感謝他一直以來送我東西。」

「沒問題,先生。」小紅面無表情的收下了包裝精美的物品,在Newt即將踏出電梯時開口:「那位跟我說,若是您準備了禮物回贈的話,要我跟您說:您永遠不必如此做,這是他心甘情願的。」

電梯門關上,又留下了一個看起來像是中了石化咒的奇獸學家,臉上卻帶著莫名的紅暈。


而他隔天卻收到了一份與平時不同的禮物——一本Newt小時候閱讀過的知識性質童書,關於鷹馬的。他小時候特別喜歡,而這本又不太一樣,是有著作者親筆簽名還附上了一根以鷹馬的羽毛製作的羽毛筆。

紙條寫著『請別擔心,羽毛筆完全是在鷹馬本身同意的情況下要來的,希望您喜歡。』

Newt對這個神秘人的好感度又默默的上了一個層次。


《TBC


小紅:每天都要幫安全部部長送禮物,這下好了?奇獸專家也要我幫他送禮物了?單身狗還能不能活了?




评论(16)
热度(168)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