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一個隨心產出的灣家寫手
每天都希望自己手速跟得上腦洞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追Mommy的10+2招《中/Gramander》

新年快樂!雖然我又食言了。

這篇應該總共有四個部分我想,因為這篇才只寫完三招(゜-゜)

要怎麼分標題阿我好方……


希望大家喜歡!

以及他們怎麼還不去結婚啊……(



-


5. 在你的住所內為他預留一點空間

「所以,你為神秘人送了什麼禮物呢?Newt。」

今日的奇獸學家,又跟安全部部長一起出來吃飯了。一樣是巷內的那家咖啡廳、一樣的四人桌、不太一樣的餐點。

今日的桌上是兩杯卡布奇諾,依舊一份三明治。但在其中一方的堅持下,這份三明治是兩個人共同享用。

「一本書,Graves。卡布奇諾合你胃口嗎?其實你可以喝黑咖啡的,不必迎合我。」

「我有請店員不幫我加糖,而是另外付果糖給我。——什麼書呢?」卡布奇諾比起黑咖啡更有了牛奶的濃醇味,綿密的口感,雖然不太習慣,但也不算難喝。

而想到對方喝的就是這種綿密口感,他又拿起杯子多喝了一口。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說出來有點羞恥,但我送的是我自己撰寫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的手抄本,是我出版前的最終整理手稿,裡面有一些真實的小禮物,譬如Frank提供的一根羽毛或是Graphorn的角磨成的藥粉。」Newt說道,「當然還有更多其他的,孩子們願意給予我的我都送了一部分,希望如Graves所說,對方會喜歡。」

「一定會的。我也有購買一本出版品,那是一本很棒的書,不管是誰看了應該都要喜歡。」

Newt有些害臊,「謝謝、未來有機會我會再增加一些奇獸上去,希望能讓資料更完全。」


雖然他們說是朋友,但Newt還是無法完全放開的跟這位位高權重的安全部部長聊天,更多的是禮節上的應酬,差別只是從尊稱變成可以互相喊名字的關係。

Newt真的不知道怎麼跟人成為朋友,也不太清楚朋友間會做些什麼事情,一起共進午餐應該算是一大進步了?

「我下週有一天特休。」在卡布奇諾見底的時候,Graves突然的說。

「欸?」

「如果可以,您要不要來我家坐坐?」


根據先前所想的,如果說跟朋友共進午餐是一大進步,那去拜訪朋友家——這個Newt就不知道如何判斷了,但這確實是個增加感情的好辦法。況且他也是挺好奇Graves平日的私生活,於是他接受了。

當他跟好朋友Tina說出他要去拜訪Graves家的時候,卻得到女人的一個目瞪口呆。

「據我所知,Graves先生從沒邀請過任何人去他家。」

「但我們是朋友。」Newt反駁,「也或許有,只是你不知道?Graves先生不可能每天都如此單調的一個人過。我是說、只要是人總是會有朋友。」

「你這話對來紐約之前的你說去。」Tina不理他,她怎麼會想要跟一個不擅交際的人說這種事呢。

Jacob還是他的第一個朋友!Tina簡直不忍心吐槽這件事。


於是,雖然Newt不停的對自己信心喊話說這只是朋友間的正常交流,但當他提著舊皮箱來到Graves的家門口時,他還是有些卻步。他當然知道對方的薪水一定不少,遠比他在魔法部上班時的每週兩西可還多出許多、甚至比他出版書籍的稿費還多,但是這樣可稱為豪宅的住所還是讓他升起了回頭的慾望,他多懷念他的箱子世界。

「早安,Newt。」準時的Graves卻沒給他跑掉的機會,又或許是小精靈通風報信?總之Newt連一句話都還沒說就被請進了住宅內。

寶藍色的風衣外套在魔法的操控下自己飛著掛到了玄關的黑色掛衣架上,然後Newt提著箱子——他堅決不能離身——被房屋主人請到了客廳沙發坐下,並且請Newt給他一些時間,他有些事情要處理。

Newt聽話的坐在沙發上乖巧等待著,但他卻無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對著室內瞧上幾眼。

十分簡單樸素的裝潢,卻不失典雅,還帶了一些Graves本人的風格。有聽說過這棟房子是繼承下來的Newt想或許Graves是在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家族的風格後又再添加自己的私有物。

「不用拘謹,當自己家。」隨著聲音出現的Graves穿著便服,擺脫了平時的色彩搭配,整個人感覺都年輕了幾歲。

但Newt此時腦內只迴盪著前句話——當自己家——這怎麼可能!

先說整個空間大小讓他實在是不習慣,再說那些檜木製的高級家具,不論是從內到外這都完全無法跟自家比擬。說起來Goldstein家那種溫暖小巧的風格反而比較讓Newt自在。

「跟我來。」Graves走到奇獸專家面前很自然的伸出手做出邀請。

「……」

兩人凝結了大約三秒。

「抱歉。」男人收回了手,「跟我來吧。」

Newt慌張的跟上,一邊想著或許那雙手停留的再久一點的話,他可能就會接受邀請了。畢竟他只是稍微錯愕了一下。


跟著Graves,他們走到了二樓,最終停在一間木製門的前面。房門的整體色調就跟整個房子很不搭配,像是另一個空間。

「我想給你看看。」Newt在主人的許可之下推開了門,而映入眼簾的確實足以稱為『第二個空間』。

就像是他自己的皮箱、也或許門把就是港口鑰,不論是哪個他確實都極為驚奇。

房內有一張小巧的工作臺,一些他曾經在霍格華茲魔藥學課時看過的瓶罐,一個大書櫃擺放著許多有關奇獸們資料的相關書籍,以及從一開始就吸引他的目光的一個箱子。而天花板被施展了魔法可以看見外頭的天氣,就像霍格華茲禮堂那樣的屋頂,使Newt感到熟悉。

「Graves,這是?」他晃過工作臺、摸過各種調製魔藥的瓶罐、在書櫃面前駐足了一下,最終卻停在箱子面前。

「一個禮物,Newt。」Graves說,「我想把他送給我最珍愛的一個人。而我想你是這方面的能手,希望你能幫助我,完善一些或許還能改善的地方,讓這個禮物達到完美。」

「雖然我沒親自拜訪過,但曾經聽Goldstein說過你那神奇的皮箱,也曾經觀察過在皮箱周圍的魔法,那是個強大的空間咒語,我想。而我不太清楚要怎麼開口解釋,只好邀請你直接來我家看。」

「Newt?」

「欸……?抱、抱歉。好的,當然好。」男人回過神,為自己腦中突然升起了羨慕可以收到這個男人禮物的人的念頭感到懷疑。不過這禮物這麼好,不論誰收到都可以稱羨旁人。Newt這樣告訴自己。

「不過這魔法有點……複雜,可能需要一段時間,而且我當初是跟Theseus一起進行的,所以如果只有我的話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日子……。」在Graves的注目下,Newt的眼睛又開始飄向其他地方,如同往常。「我也有點好奇這裡的各類書籍……我是說,你介意我看嗎?Graves。我保證我不會弄壞也不會弄髒那些書籍……我只是有些好奇所以……當然如果你不願意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完全不必顧慮我……」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簡直一團糟,Newt想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噓。」但眼前的男人將手放在自己面前,打斷了他的語無倫次。

「冷靜,Newt。如果你想看,當然可以。而且如果你想待在這裡研究其他的東西——也沒有問題。」

喔!梅林的鬍子阿、他才剛閃過這個念頭而已呢。

「可是這不是……」要送人的嗎。

「不必介意,這是我心甘情願的。」Newt覺得自己有一瞬間一定對眼前的男人產生了什麼錯覺,說真的,美國巫師講的話都是差不多的嗎?



6. 穿上性感內褲

MACUSA安全部部長,Percival·Graves,現在在自己家裡,只穿著一條內褲。

但面前卻有個客人,Newt·Scamander,一個來自倫敦的奇獸專家。而奇獸專家此時也是穿著跟自己剛來時不一樣的衣服——甚至有點大件,Graves的衣服。鎖骨露了出來,慶幸身高差距不多,因此衣擺下緣還是剛好的,並沒有太短的問題。


所以說,為什麼自己現在會穿著別人的衣服、在Graves家然後看著面前男人幾乎全裸的樣子呢?Newt有點懷疑人生。

做為朋友這進展的一定太快了,他不用問Tina或Theseus都知道。

「Graves……」他的臉沒有一刻不是紅的,就算同樣身為男人,Graves的身材還是好的令他不敢直視——他自己的身材其實也並沒有很差,都是照顧奇獸們鍛鍊出來的——雖然他原本就不太敢直視人們的視線。

「嗯?」被呼喚的男人回過頭,絲毫沒有任何不對勁的感覺。

「請……穿上你的衣服。」他撇頭盡力逼自己忽略去看男人,但是還是會不自覺的想瞄個幾眼。一個生活忙碌的正氣師到底是哪裡來的時間去鍛鍊身材的?!

梅林阿他真的不是同性戀。

Graves沒回應,但是做為回覆,他穿上了一件背心以及褲子,而這依舊擋不住對方姣好的身材。

「剛才很抱歉。」Newt的頭簡直低的不能再低了,「謝謝你借我衣服。我之後洗好會還給你的!」

「好的,沒有問題。」

望著濕答答的晾在一旁烘乾的衣服,Newt想著為什麼自己總是如此笨手笨腳。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呢?那是在,Newt專注的觀察著房屋內的各種書籍材料之後,邀請了Graves進入自己的皮箱。

「我有這個榮幸?」

「當然可以,有些東西言語無法說明,直接展現給你看是最好的。」他們進入了Newt引以為傲的皮箱世界,Graves曾經想像過,但是實際見到還是頗為驚嘆。

至於那些看起來絕種阿或是危險度XXXXX或更高的奇獸,Graves只好當作什麼都沒看到了,告訴自己正在放假中而不是抓著Newt回到安全部審問。

「我保證他們是安全的,只是偶爾比較頑皮……Niffler!放下那隻筆!」Newt才一回頭,就看到Niffler已經爬到Graves的腳邊偷偷摸摸的摸上了口袋裏精緻的鋼筆,而Newt駕輕就熟的撲過去抓住了Niffler,「對不起,Graves。Niffler是其中最頑皮的那個、那個……筆還給你。」

看著一切的Graves苦笑,當初就已經聽說過這個小玻璃獸的事蹟了,實際上見到確實是讓人哭笑不得。

「Little Niffler,這個給你。」丟出一枚金幣,Graves收穫了Niffler的好感度一顆心,他相信賄賂未來會有用處的。

「你不必這麼做的……」

「沒關係,當作見面禮。我可以再參觀一下嗎?」這個充滿了奇獸的世界是這個男人創造出來的,他想。

就算魔法部分有其他人幫手,但是將這群生物飼養在同個空間這件事,也只有男人一個人完成的。這個維持著平衡的生存空間,有著他們自己的食物鏈,但是在他們之上的那個男人、他們的媽咪,才是最神奇的那個人。

他們走過箱子內所有的氣候區,每到一個地方Newt都為他介紹每種奇獸的習性及棲息地,偶爾回應Graves的提問,Graves特別喜歡談到他的孩子們就滔滔不絕的奇獸學家,那跟平常的他不一樣,更加真實。

Graves沒敢去問的是,比如他是怎麼抓到囊毒豹或者爆角獸,這些危險的生物又是如何心甘情願的進入箱子裏生活。畢竟,生物們都喜歡留在野外、他們自己的地盤。

「很感謝你,Newt,你真的是個神奇的人。」Graves在最後要離開皮箱時這樣說道。

「並沒有,神奇的都是這些孩子們。他們一點都不危險,我希望美國也能早點介紹他們——無意冒犯,但你們的法律真的相比起倫敦還要落後很多,比如對於麻瓜的相關法律。」

「我想未來會改進的,MACUSA並不是如此古板的地方。」Graves回應,而沒有注意到迎面而來的海葵鼠。

「——!」Newt只來得及推開Graves,海葵鼠撲了個空,但他忽略了旁邊佈景上的水池。

於是兩個人跌落水裡。


然後就成為了現在的樣子。

Newt千算萬算也沒算到他會需要在拜訪朋友家的時候攜帶換洗衣物,他只好請Graves借他衣服——其實是Graves堅持,他真的沒有太介意。

誰知道Graves在家是如此的……不拘小節?他努力的美化了這件事情。

「衣服應該很快就乾了。」在魔法的幫助下,這是當然的。

「我沒想到我們會花了那麼多的時間,現在是晚餐時間,如果你願意要不要留下來吃個晚餐呢?」

「不用了、真的!我很感謝Graves為我做的一切!但今天真的太晚了,造成你的困擾很抱歉……我等衣服好了就回去!」

「好的,回去路上請小心。就算你是使用移形幻影也一樣。」

沒錯,這樣就好。不然進度太快的話,他的心臟真的會受不了的。雖然Newt一直到家才覺得自己不知道心臟是在受不了什麼,像個少女一般似的。

他才沒有喜歡Graves的,吧?……

喔,梅林阿——為什麼他會像個少女一樣在思考這種事情!



7. 在家燭光晚餐

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喜歡上Graves這件事讓Newt十分躁鬱。

他真的不是同性戀,真的。他都跟Leta交往過了。

他每天依然接受著來自神秘人的禮物及紙條,但卻對來自Graves的溫柔照顧擁有一絲的好感。他覺得自己是個不好的人,非常不好的那種。

雖然說,Graves是個十分強大的正氣師、身材又好、對待自己又溫柔、剛正不阿、認真嚴謹……簡直就是所有人的天菜,人見人愛的那種。而且從他進入自己皮箱這件事他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對待奇獸也是挺溫柔的,或許成為奇獸們的Daddy孩子們也會接受——啊啊啊為什麼他會在想這些阿!!


Newt向他的女性友人尋求幫助。

「Tina,你覺得Graves這個人怎麼樣?」

「你是要指哪方面的怎麼樣?」Tina不明所以,「你要我說的話,我對他只有上司的感覺,但他又不可否認的是個很優秀的巫師——魔法能力十分強大,長得帥身材又好,非常會照顧人,雖然說他講話實在很不留情,但是畢竟世上無完人,有一兩個缺點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個人魅力。」

等等、他講話有很不留情嗎?Newt並沒感受到。

「Tina,非常感謝你的建議。」他很快的結束了這個話題,就連Tina也不能反駁這個男人的魅力,由此可知。他怕任由女巫師繼續講下去的話他只會覺得這個男人越來越好。


「Theseus:見信安,哥哥。我目前在紐約,與你的舊友Graves成為了朋友,我在MACUSA當特殊顧問協助他們處理奇獸保育相關法條,而他對我特別的好,特別關照我。

哥哥,我不知道我的心是怎麼想的,你也知道我不太懂得交際,也搞砸了很多事情,但他還是處處包容我。我覺得我內心或許對他產生了一絲絲的好感。但同時我又在MACUSA內部接收到了來自其他巫師表達愛意的禮物……大概?我的朋友Tina說的。

Theseus,希望你能為我解惑,我很茫然。

想你的,Newt。」

在任何時候,Newt都相信他的哥哥能夠幫助他。如同小時候,他的哥哥總是愛護著他,幫他解決許多麻煩。

將信用蠟封好拿給貓頭鷹,Newt只能等待。


「Newt:我的弟弟,祝你也安好。你的信花了不少時間才送到我手裡,希望你能理解。

Percival是個很不錯的巫師,對待來自國外的客人很好我想是理所當然的,何況你還是我弟弟,我有特地請他好好照顧你。我不希望你因此產生什麼誤會。

畢竟,我想你都收取了來自其他巫師的禮物,這樣或許會使對方傷心。感情是你自己的我無權干涉,如果你有什麼後續可以再繼續詢問我,我勉強還能充當一個顧問,對吧?

愛你的,Theseus。」

貓頭鷹是在一早的時候到的,距離他寄出信件過了大約一週。

Newt瀏覽過後,有點豁然開朗。他決定替自己做個了斷。


「Newt?他怎麼不是自己來?」Graves看著自己的下屬,Newt的女性友人Goldstein小姐。

「你問他去……我是說,我也不知道,Graves部長。總之你起碼得給我個答覆。」Tina道,他還真的沒有看過他的上司如此錯愕的樣子。

「當然可以。」晚上的事情看來只能推掉了不是嗎?這並沒什麼好疑惑的。

「好的,部長。祝你好運。」Tina回應,這又讓Graves愣了一下。

Newt請求Tina邀約他共進晚餐。雖然Graves不太懂對方要做什麼,但他還是喜聞樂見,並且精心的打扮自己。

說真的,穿著上班的衣物去應酬雖然或多或少都會有,但他並沒有把Newt的晚餐邀約當作應酬,反而更像是一場約會。

Graves在把那些無聊的公文處理完之後特地花了一些時間回家打理自己,然後他準時的出現在Newt紐約的租屋處。

「Graves,你真是準時。」才剛打開門就看見男人,「請進……小地方不要介意。」

Graves怎麼會介意呢。

「謝謝,雖然我還不知道你請我來的原因?」不像到訪Graves家時的樣子,Newt親自將部長的外套掛到衣架上,房子內也幾乎沒有魔法的痕跡。

「我希望能跟你談談,所以……」房子內唯一的一張桌上已經擺放了一些飯菜,雖然沒有很華麗或高級,相對來說那很簡單樸素,但是……「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Newt?」

「是的,沒有魔法。我一向如此,希望合你胃口。」

「現在沒利用魔法親自動手的巫師已經很少見了,Newt。我相信我會喜歡的。」他又怎麼會嫌棄。

他們坐好位置,Graves禮貌性的詢問過後才開始用餐。


「是這樣的,Graves。」Newt斟酌著開口,「我很感謝你一直以來都對我那麼好……我知道那是朋友間的照顧!但是,我真的沒有很習慣別人對我那麼好。我是說、從來沒有人會對我那麼好,那感覺已經超過了朋友之間的那條線。」

Graves看著慌張的男人。

「我……我想我們進展的太快了,以朋友的角度來說。雖然其實我也不是很能理解朋友之間的相處是不是這樣……」畢竟我唯一的朋友還是個莫魔,當然這句話在美國法律改善之前還不能跟安全部部長說。

「我問過Tina也問過Theseus……」Graves聽到Theseus的名字時皺了眉,「也許只是我自己誤會了。所以……我想請你不要再對我那麼好了,Graves。」


Newt從頭到尾都沒有正視過Graves的視線,他怕他看了一眼想講的話就會講不出口。

「就這樣?」Graves剛吃完桌上一盤菜,從容的問。

「就這樣……嗯?」Newt抬頭,看著露出足以迷倒所有女巫師笑容的Graves。

「這並不是問題,Newt。」他使用手巾擦了擦嘴,「我接受。我們可以回到當初那樣,慢慢來。」

「首先,因為我們還是朋友。我想我還是可以稱呼你為Newt,你不介意吧?」

Newt點頭。

「其次,因為我也是你的朋友。我想你稱呼我為Percival也是正常的,對吧?」

Newt又點頭。

「那,Newt。你現在可以叫我Percival了,喊我Graves總是特別生疏,畢竟那是我的姓氏。」

Newt再點頭,然後搖搖頭。

「等……」這好像哪裡不太對。「Graves……」

Graves採取不理政策。

「Percival……」

「有什麼事嗎,Newt?」


好吧,他覺得自己莫名的被陰了。


《TBC


恭喜部長被甩了,然後又邁進了一大步。

因為預計是最後一個才會讓部長成功追到媽咪,只好這樣囉。(被阿瓦達


评论(21)
热度(108)
  1. AlecNightsEntia 转载了此文字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