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一個隨心產出的灣家寫手
每天都希望自己手速跟得上腦洞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Oblation my life Part_zero《Hijack/Frostcup無差》

看到Lofter上的大大畫的Hijack讓我的心又開始萌起來啦_( :з」∠)_...

這裡低調推 @斯迪奥夫曼斯基 以及 @百万 的圖,真是萌的我一臉血…


另外這篇文是引用 斯迪奧夫曼斯基 太太的JACK FROST THE KING OF NIFLHEIM/HICCUP HORRENDOUS HADDOCK III 設定(via),已向太太詢問授權,真是謝謝太太願意讓我這拙劣的文手寫!!

也很對不起太太有些寫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再寫什麼阿阿阿唔唔唔(抱頭


-

Part_zero 祭品


  --「今年的祭品,是你。」
  在他們族中有著所謂的『祭品』制度。是獻給傳說中住在最北方『霧之國』的King。

  霧之國,又稱Niflheim(尼福爾海姆)。傳說那終年低溫不高於零度,且有群怪物盤據在那,而統領著怪物群的就是King of Niflheim。
  沒人知道King叫什麼名字、什麼時候出現的,也沒人知道是為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獻祭的制度。只是就這樣流傳了下來。


  --「真是抱歉,為了村民,犧牲了你。」
  年紀尚小的他聽不懂所謂他人口中的族長再說些什麼,但還是能看出那人臉上充滿抱歉及愧疚的神情。
  但擁有愧疚神情的人也只有他了。
  其他族人的臉上只是充斥著厭惡,甚至是嘲諷。雖然這年紀的他不大懂那些情緒,但還是可以感受的到赤裸裸的惡意。


  --然後他被驅逐出居住的村子。
  被吩咐著要持續往北走,但除此之外族人們並沒有給予自己任何的需用品。
  這樣下去能走到目的地嗎?他不知道,但就走吧。或許是幸運的身上穿著衣物還算暖和,他可以感覺到氣溫一直在往下掉,但還沒有到凍傷導致無法行走的情況。

  「唔…」好餓,好冷,好冷,好冷。
  途中當然也會停下休息,但飢餓、寒冷讓他已經感覺不出走了多久、有沒有走偏。這樣的路程對一個成年人來說都像是酷刑,更何況是年幼的孩子。
  「吼!!!!」巨大的吼聲伴隨著鮮豔的火光,在一片雪白的世界裡顯的突兀。
  是什麼聲音?
  幾天下來聽見的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呼吸聲、風聲、雨聲外,根本沒有任何『活物』的聲音,他有些好奇的張大雙眼往聲音來源望去。
  「唔、!」惶恐的隨便找了塊大石頭遮住自己的身體,他感受到了害怕。
  --是隻怪物。怪物有雙翅膀,身型比自己大上無數倍,在極凍的天氣下卻可以噴出火。
  怎麼辦?逃嗎?可是這樣族人們把自己送出村當祭品的意義就消失了。不逃嗎?但一直萎縮在這也不是辦法,這樣也會被發現的。
  他的腦袋轉的很快,在瞬間想出了許多辦法。但稍微移動身軀的聲響在理應毫無一人的空氣中是那麼的明顯。
  快跟自己身軀一樣大的雙眼瞪著自己,恐懼使他不能動彈。
  「嗚…」終究還只是幼小的孩子,淚水瞬間在眼眶打轉,雖然明知『怪物』聽不懂,但還是說著無意義的話「不要吃我…嗚嗚…」
  淚水滑過臉頰,而驚嚇過度的孩子最後的意識只停留在怪物張大嘴巴的樣子而已。

-

  --「吼!!!」
  怪物正不停的追著自己。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為什麼?自己才剛會走路不久,才剛接觸到這個世界,就要被這樣對待、就要被當作祭品?只是長的與族人該有的體格稍微不同罷了,為什麼?……-
  「--唔阿阿!!」睜開眼睛,首先映進眼簾的是一片雪白。
  四肢及脖子上都被鎖鍊鎖住了。這裡是哪?
  他四處張望了一下,被鎖住的脖子讓自己視線範圍受限--這裡沒有任何暴風雪、代表周圍是密封的,洞穴嗎?自己正躺在明顯是特別平坦的『祭壇』上。周圍不時傳來『怪物』的低吼聲,但看來自己並不是『食物』,就算如此也想逃離這。
  【噠噠噠、…】穿著靴子才會有的獨特腳步聲傳來。
  「讓我看看--」
  令他出乎意料的是聲音並不是年老的,原本還以為『祭品』進行了數十年,那接收祭品的人應當也是老的頭髮發白了吧。
  腳步聲的主人走到自己身旁,原本被自己躺暖的地板不知為何又結上了雪花,不自覺的打了哆嗦。『King』是穿著斗篷的,帽子遮住了大半的面容,手中握著一根令他看不懂形狀有何意義的手杖……吧?
  「……!」但對方的手卻是溫暖的,那熱度拉起自己的,然後奇怪的是,脖子上的鎖鏈自動打開了。
  「你就是……」對方的身軀絕對不算龐大,應該是自己太嬌小了--所以對方原本是拉起的動作變成了抱起的動作「新祭品嗎?……給我的。」
  身體顫抖了一下。就是他嗎?那傳說中的King。
  「超--小隻的啊!!」語調明顯的上揚,感受到了對方的喜悅。
  「……」
  「小鬼,你叫什麼名字?」應該要回答的。但看見對方身後那怪物的影子就感到害怕,讓自己始終開不了口。
  【!】是察覺到了他的眼神嗎?還是顫抖的身體出賣了自己呢?
  「別害怕……沒事的。」對方另一隻手上握緊的手杖有著驚人的低溫,但看起來平凡無奇的手杖在『King』的手中展現了魔法。「他們不會傷害你的……」
  像是想證明自己的友善,對方斗篷的帽子隨之滑落。
  --世界好像也明亮了起來。
  「我叫Jack Frost。」
  原本身後低吼著的怪物群全都成了漂亮的冰雕,讓毫無生氣的洞穴多了一種華麗感。

  『--你呢?』
  他突然覺得,對方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了。


《Tbc.》
下篇什麼時候才會出來呢…(躺

順便  @斯迪奥夫曼斯基 (這樣有嗎…?)(咦
真是有點羞恥感///…(逃走

评论(7)
热度(34)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