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一個隨心產出的灣家寫手
每天都希望自己手速跟得上腦洞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Oblation my life Part_one《Hijack/Frostcup無差》

前言廢話:
那個LOFTER的喜歡跟推薦到底有什麼差別…?(蠢

另外對不起最近有點忙,除了學校和工作方面外,又要趕六七月場的稿,可能這坑又要暫時先放置了o<-<…
…不過我可能還是會手殘的想點開來寫啊!!(撞牆

另外持續借串:我真的很雷很雷很雷Jelsa,不要再讓我看到任何PV或圖文拜託。(友情向ok)
然後該該身為一個台灣人我最近心情真的不是很好orz…大家都像Lofter這邊一樣和平就好了啊。


Part_one 初識

  --「我叫Jack Frost,你呢?」
  「…Hiccup…」說出口的聲音在洞穴中迴響,他--Hiccup仔細端詳著將自己抱住的人。
  「Hiccup?姓氏呢?」雖然問了,但得到的只是搖搖頭。沒有姓氏嘛?
  雖然與自己想像的不一樣,但那微翹短髮與霜同色,吸引住他的目光。而不知是因為洞穴的迴音還是原就如此,Hiccup覺得Jack的聲音充滿了吸引力。
  「吶--之前的問題。你就是『祭品』嗎?」Hiccup的身軀抖了一下。
  對啊,正抱著自己的人可是那所謂的King啊?怎麼會這樣鬆懈下來呢。說不定下一秒對方就會對自己幹麻--
  「Hey,我可不是會把每個祭品都拿去餵龍的。」彷彿知曉他的想法,Jack開口道。不過--「……龍?」
  「你不知道?你剛剛看見的就是其中一隻,叫做猛烈兇魘(*1)。牠們不太會接觸到人,大概也是因此才會想要吃掉你。」
  一想到當時的情況,Hiccup的身體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不用怕,我說了。有我在。」笑容在臉上蔓延開,陽光也隨之踏進了洞穴中。「之前送來的祭品不是很老就是很醜--確實他們也不知道我是比較喜歡小孩--所以才會通通丟去餵龍。不過我很喜歡你,所以你不用怕我。」
  「Hiccup。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然後,他認識了他,他也嘗試去認識了他。
  「這裡並不是我住的地方,」Jack遊刃有餘的只用一隻手便抱著Hiccup走離洞穴,並開口道:「我偶爾才會來一次,五年一次吧?或者更久--。」
  Hiccup點了點頭,難怪祭品幾十年才會有一個--而他就是那麼衰的剛好碰到這一年。不過現在看來可能是『幸運』吧。
  「剛剛問過你,不過看來你好像沒有姓氏?」
  而Hiccup卻只是沉默不語,「不說也沒關係--這樣的話,你以後就叫Hiccup Frost了。」對於對方根本就是強迫的話語Hiccup抬頭望去,但也只接收到忽視用的笑容。
  自己也沒有抗議的權利,Hiccup也只能繼續低下頭。「怎麼,不喜歡啊?Frost有很難聽嗎?」一邊說著,一邊抓亂懷裡人的頭髮。
  「唔、……你…活了多久?」Hiccup微弱的聲音傳來,Jack穩定的步伐也同時停了下來。
  「怎麼會想問這種問題呢,小Hiccup?」
  「我們村裡……『祭品』的制度已經流傳超過兩百年了…-那我猜你應該也……」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Jack方才沉下去的臉才又展開笑容:「啊--已經不知道多久沒人問我這個問題了呢。剛剛還在想答案呢,我啊、大概活了三百年了吧…」
  這個答案震驚了Hiccup。
  從見到Jack開始,就覺得了,對方總是一副對任何事都無所謂也不在意的樣子,但活了那麼久,卻只有一個人--「Jack,很孤單嗎?」
  嫩緻的小手摸上Jack冰冷的臉頰,蒼白的臉頰浮上一層暖意,同時潔淨透明的琥珀色望著冰霜色的。
  「……」沒有任何言語,但明明才第一次見面,明明才認識不到一小時,明明就只是個小孩……-為什麼……
  年幼的童聲此時卻像鼓一般的重擊在Jack心中「Jack不用傷心喔。現在開始,有我在,不會再孤單一人了。」
  也不等Jack反應,Hiccup就直接抱住了對方--嚴格說起來是埋在對方懷裡。
  Hiccup身上的確很溫暖。
  「呿,不過是個小鬼。」Jack又揉亂了對方剛整理好的頭髮,然後繼續踏出了步伐。「你可是獻給我的『祭品』呢,你要跑我就叫龍吃了你。」


-

  Hiccup被當成祭品時是十一接近十二歲,相較於正常小男生應該有的身高,Hiccup卻只有一米三多,這讓他一開始跟Jack回『家』後被Jack調侃了很久。
  Hiccup真的很想大喊自己村莊的小孩這年紀都是這樣的,但這種話對活了三百年也看過許多人的Jack也沒什麼意義。
  雖然一開始總是害怕著Jack,但幾年下來倒也知道對方並沒什麼好怕的,反倒很親切。不過這項認知卻在Hiccup他與新夥伴認識的那天被打破了。

  「Jack,我出去撿一些枯枝喔。」走出洞穴--並不是之前那寒冷的洞穴,而是他們的『家』,縱然也很荒涼,但相較之下倒是溫暖許多--Hiccup例行性的報備著,雖然並沒有傳出回應聲,但Hiccup知道對方聽到了。
  之前Jack自己居住時並不需要燒柴火,但Hiccup需要,所以Jack會讓他自己出去撿樹枝生火,順便找些食物。而這項改變也讓這原本空虛荒涼的洞穴多了些生氣。
  接近冬天的午後並不算溫暖,有點後悔沒多穿一件衣服就出來的Hiccup只想要趕快找到足夠的枯枝並回到洞內。
  【析析--】明明自己沒有碰到,但身旁的草叢突然間傳出聲響,Hiccup看向聲音傳出的地方並警戒著。
  【碰--】
  如果說聽到草叢聲只是警戒著,那看見眼前差不到十尺的巨大樹木直接倒下就是該直接逃走了吧--但Hiccup卻因好奇心而往前走去。
  依舊藉著附近的草叢遮住自己的身軀,Hiccup往前探去--然後反射性的深吸了一口氣,身體也開始止不住的顫抖。
  是條龍。
  雖然沒有剛被Jack撿到時看見的那隻猛烈兇魘大隻,但漆黑的身軀、以及方才可以一擊就讓生長數十年的巨大樹木倒下的攻擊力--Hiccup開始後悔自己怎麼不在剛才就往回跑。
  「……!」因為恐懼,緩慢往後退的Hiccup並不曉得後方還有一叢草叢。不小心撥動草叢的聲音讓那條龍的耳朵立了起來,彷彿想找到聲音的來源--當然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漆黑的身軀卻在瞬間就來到Hiccup眼前,Hiccup的身體卻因為幾年前的恐懼印在心中而動彈不得。
  「不要……Jack……Help-」
  「嗷-」就在Hiccup以為眼前的龍會吃掉自己的時候,『牠』卻只是靠近聞了聞「…?」
  不敢相信的狀況卻在自己眼前發生了,Hiccup看著對方很乖的在自己面前坐下,雖然希望對方是直接離開,但看來卻不太可能--反正看來並不會傷害到自己,Hiccup的好奇心讓他想要更加靠近這隻龍。
  雖然長大了不少,但手依舊相對嬌小,Hiccup伸出了手想要摸過去--卻因為恐懼而轉身閉上眼,雖然這動作真的很愚蠢,誰知道會不會下一秒手就被咬斷呢?
  好險這並沒有發生,感覺到了奇異的觸感,Hiccup才回過頭睜開眼--那隻龍很乖的讓自己摸著,這真是個奇怪的體驗,--對吧?
  「Hiccup!!」想多與對方交流的Hiccup看見從空中飛來的Jack--他在認識Jack一星期後知曉原來對方會飛,這讓他頗受衝擊--還一副很緊張的樣子,內心頓時傳來慘了的聲音。
  身旁倒著的樹木,因為看見Jack而展現惡意的龍,自己一臉驚恐的樣子--這樣的現場就是一副龍要把自己吃了的樣子。

  --「Wait、Jack!」
  印入眼簾的,是那許久沒在自己眼前出現過的冰魔法,從空中打到了那隻龍的尾翼上。
  然後被打中的尾翼瞬間結冰。
  而那隻龍也落荒而逃,只是因為尾翼結冰而導致無法平衡的龍,卻逃的很狼狽。
  「Hiccup!」Jack飛到地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照顧多年的人有沒有受傷,但卻被推了開來「Hiccup?你怎麼了…?」
  「Jack,你為什麼要攻擊牠!」
  「牠沒有想傷害我!」
  「不要靠近我!走開!」
  也不管對方的反應,Hiccup跑了開來,只留下依舊待在原地的Jack。

  Hiccup知道,Jack的反應也是想要保護自己,但內心卻不能接受。
  畢竟他終究只是個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孩。


《Tbc.》



*1猛烈兇魘,搜尋原文Monstrous Nightmare可以知曉外觀(?)懶的查的可以直接想就是Snotlout的坐騎。會噴火的那隻。


對不起嗷嗷嗷斷在這是怎樣OTZZZZZZ(撞牆
如上面所說,這篇會先暫時放置,可能最快暑假會開始繼續補完,真是對不起!!!!不過如果突然腦殘或手癢的話也會打的、、、、(跪地

评论(8)
热度(23)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