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注意。
全面停更,LO主什麼都寫不出來。

主歐美向 不知熱帶為何物
今日為喜愛的他們貢獻什麼了嗎?

Hijack/Frostcup | Gramander

追Mommy的10+2招《下/Gramander》

還債_(:3 」∠)_



-



8. 為他做蛋糕
他們恢復成原本的樣子。又或者,其實更加貼近了彼此一些。

沒有到彼此居屋處的邀約,只有一星期一次的短暫午餐邀約,以及巧遇時打個招呼。

但是Newt對Graves的稱呼不再只是姓氏而是名字,談話時的笑容多了一些,凝視對方眼睛的時間也多了一些。

日子過得很快,Newt在MACUSA的工作因為Graves的關係極為順利,主要協議為奇獸保育條例,其次則是輔助Graves以及Picquery改善美國巫師與莫魔的相關法條,這些不可否認的都還是英國比較先進。

雖然Newt本身攜帶的奇獸也已經超過英國准許的範圍,但……誰叫他有個哥哥呢。


「小紅,感謝你。」又收取了一個禮物,Newt想著為什麼那個人總是可以送不同的東西呢?永遠都不會重複一樣,他偶爾也會回禮,但總是要想特別久才能想出一個特別的。

Newt今日再度拜訪部長室,而理由是歸還之前向Graves借的書籍。

自從之前Newt為了歸還那件在Graves家裡借來穿的衣服來到安全部之後,安全部的人看他的表情都不一樣了,奇怪了。正氣師們是平常壓力太大嗎?怎麼一個個都像路邊的女人一樣八卦。

而現在只是單純的歸還一本書,他覺得應該是不會再有什麼流言蜚語了才親自來歸還。其實也可以等到午餐邀約再歸還,但他想反正工作也沒有很忙,就先來吧。

還可以多看Graves一眼。

「Percival在嗎?」

「??」辦公室的人突然以非常奇怪的眼神盯著他,奇怪?他又說錯什麼了嗎?

「請問……?」

「Graves部長在辦公室裡面,可以直接進去。」另一名女正氣師回應,原本那位還在抓著同事不知道在說什麼悄悄話。

「謝謝。」留下一群有著新八卦聊的正氣師。


辦公室內一片寂靜,Newt將書放至桌上便坐了下來。

「Newt,早安。」Graves說道。

「早安,Percival。」Newt靦腆的笑著,「這些書,感謝你借我。我當初幾乎都要以為找不到了。」一些相對珍貴的書籍,若是男人不肯借出他也完全可以理解,但是男人還是把書借給他了,大方的。

這完全的博得了他的好感。

「這些書的作者來自於美國,你在英國找原本就找不太到。而我們家族歷史久遠,會有這些書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正放在那裡也不會有人去看,借給有需求的人想必也是他們的期望。」Graves圓滑的回應。

自從上次被Newt算是默默的拒絕過之後,他大概也知道要怎麼追求這個情商零反應遲鈍的奇獸學家了。總之就是別逼太緊,然後慢慢的攻略。

就像是奇獸學家對於自己的孩子一樣,毫無保留的信任,以及不帶有惡意的關照。

要從小地方下手,緩慢的讓對方覺得生活中有自己是件正常的事情。

這就叫做融入。

「今天不忙嗎?」Newt詢問,他已經可以很正常的跟Graves談天,就像朋友一樣。

「最近新進了一些正氣師,我把部份的事件都留給他們與教導他們的人,我自己則省去了不少力氣。只處理比較重要的、容錯率比較小的。」

「他們未來可都是你的左膀右臂,要好好栽培呢!」Newt點頭,然後突然的睜大眼睛像是想起什麼事情。

「啊!Percival,我幾天後要回英國一趟,之前向哥哥表示會找時間回去看望父親與母親。你有需要幫你代為轉告給哥哥什麼事情嗎?如果有需要的話……」

「代我向他與你的父母問好就好了。這次還是搭乘莫魔的交通工具?」

「是的,雖然緩慢但途中風景不錯。主要是走MACUSA的管道的話……」Newt語末不詳,但是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皮箱向對方表示他的皮箱一定會在安全檢查的關卡就被攔下來。

Graves想笑著跟他說檢查的人是安全部,他罩的,誰怕都輪不到Newt怕呢。但他沒說出口,Newt不是會利用這層關係的人,因此只是回答知道了要他注意安全。

然後Newt表示不打擾辦公,先行離去。

沒進度就是最好的進度,Graves想著。


幾天很快就過了,Newt又踏上了莫魔的碼頭準備回英國。莫魔的海關一如往常的好過,箱子上的麻瓜模式幫他解決了不少的麻煩,雖然Niffler一直想要偷跑出來因為Newt排隊的前面有個婦人帶著亮晶晶的鑽石項鍊,但在被媽咪再三警告的情況下還是收斂了不少。

這次前來送行的有Goldstein姊妹和Jacob,他們稍微寒暄之後表示等待Newt的歸期——還不確定多久,但起碼一星期以上跑不掉。

他確實也很想念他的父母及哥哥。

而在Newt告別三位友人之後而準備登船時,Graves的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

「抱歉,有點來晚了。」Graves理所當然的語氣讓Newt茫然,然後他看見對方手裡的盒子。「這個……送行的禮物,希望你早點回來。」

「?」Newt接過盒子,重量不算輕、而盒子大小不算大,大約是六分之一個皮箱的大小。然後他被男人提醒說內容物最好不要搖晃到之後疑惑的看向男人。

「你可以到了英國再拆開,我的建議。」

「這可以過海關嗎?」Newt詢問,他可不想回到英國還被攔下來,雖然可能性近乎於零。

「可能需要請你先放在皮箱內,到英國再拆開。我記得船隻預計到達的日期是兩天後吧?」而Newt給予確定的答案,之後遵從男人的意見將禮盒放進了皮箱裡,也特別吩咐過孩子們不准亂動。

「那麼路上小心,Newt。」


回英國的路是漫長的,但Newt長年旅途在外,這點路程倒也不算很久。在船上的時間,他總共進入皮箱三次,每次都會瞧見被他放在工作室檯子上的包裝物,但他還是決定遵從Graves的意見,反正只是隔天的事情。

在最後一次出入皮箱的那次,Newt看見Dougal盯著這個盒子之後轉過身看了他的媽咪一眼,然後跑回自己的窩裡。

這盒子真的不是裝著什麼爆炸物吧?畢竟還不能過海關。

Newt有點擔心,會不會Graves又被黑魔王取代了這次想要拿個爆炸物送給他以絕後患?他第一個擔心的是皮箱內的孩子們,都想要直接把盒子丟出皮箱了。


不過他並沒有,他還是決定相信Graves。


到達英國之後第一個見到的是許久沒見的哥哥,Newt歡喜且毫不在意的迎上哥哥的懷抱。

「Artemis,我好想你。在美國過得好嗎?有沒有被欺負?有的話跟我說,我一定會晚上過去直接送給他們一個索命咒。」Theseus回應弟弟的擁抱,笑著摸摸弟弟的頭,就算現在弟弟長高了但他還是略勝一籌。

為了接Newt回家,他也特地推掉了所有公事。

「Theseus你又說笑了,我才不會被欺負呢。就算要欺負我也得先經過Percival的同意呢。」

「Percival?」Theseus愣在原地,「什麼時後你跟他那麼熟了?」

他記得上次寫信時弟弟對好友的稱呼可還沒那麼親暱呢。

「經歷過很多事情,Theseus。現在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用名字稱呼是正常的吧?」Newt說,他等不及要跟哥哥分享他的旅途。就如同往常一般,他回家後總是會跟家人分享那些家人所沒經歷的,因為那是無論如何都支持著他的選擇的、最好的家人。

「是這樣沒錯。」Theseus點頭,但感覺還是不太對。「不管那麼多了,我們回家吧。爸媽很想你呢!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特別的日子?Newt想,但他很快的被Theseus拉至巷子內,移形永遠是最快的移動方式。


「Happy Birthday!My dear son.」一打開門,被拉炮灑了滿臉紙碎的Newt愣在原地眨了眨眼,然後被母親環抱住。

「看來你已經忙到忘了自己的生日了,Newt。」Theseus特地讓弟弟去開門的目的顯而易見,因為這時他才出現在後方。

母親的懷抱很溫暖,雖然自己已經長大長高到母親都沒辦法摸到自己的頭了,但Newt還是感覺很窩心。

「謝謝妳,母親。」於是他回擁。

「快進來,路途很累吧。你爸已經等不及要聽你的冒險故事了!這次又多了哪些小伙伴呢?」

Newt苦笑,踏進了溫暖的家裡。不算大張的餐桌上早已擺滿了豐盛的菜餚,全是Newt愛吃的,桌面正中間則是一個大大的蛋糕。Newt被按著坐到了小時候的固定位置,椅子對他來說已經太小,因此也換過一張新的,適合大人的。

他打開皮箱讓一些孩子們出來共同享用這頓美食,也讓家人認識一些新的孩子。

Dougal的乖巧和Pickett的撒嬌都獲得女主人的喜愛,而Niffler則是被哥哥所喜愛,主要還是不知為何Niffler在Theseus的面前極其安分,Newt十分震驚,要求Theseus傳授技巧給他。

「我可不知道,這小Niffler或許也知道誰可以欺負誰不能。」Newt覺得委屈。

聚餐結束後Newt回到房間並且放著部分他的孩子們亂跑,畢竟這是只有在自己家裡才能做的事情。

直到Dougal跑回箱子內拎回了Graves贈與的盒子擺到他的媽咪面前,他才想起來還有這個禮物。

「啊!我都忘了。」孩子們蜂擁而上,「那我們來拆禮物吧。」

精美的包裝物被設下了許多魔法,用以保鮮,之所以不能通過海關是因為這是食物。

是個小巧的蛋糕,沒有外面賣的那樣精美,而原因——被Graves附在卡片上。

『原諒我不太會自己下廚,這是最完美的一個我想……希望你喜歡,這個不會很甜,我想部分奇獸們或許也可以吃,以及生日快樂。Graves。』

梅林的鬍子阿!這居然是Graves親手做的蛋糕。

更震驚的是他居然知曉自己的生日。


震驚之餘,由於Newt才剛飽餐一頓,這個蛋糕很快的被決定笑納給孩子們。

當然Newt也沒有忘恩負義,在孩子們吃下蛋糕前,他都特地說了這個蛋糕來自於Graves,這大概也為Graves在奇獸們的心中獲得了不少好感度。

而這個蛋糕還是有被Newt淺嚐一口,嗯,還不錯。




9. 為他精心製作一張唱片

「The Phoenix cried fat tears of pearl……」

「Newt?」當Theseus進入了那屬於自家弟弟的領域時,便聽到了傳來的耳熟旋律。

「是誰?喔、Theseus……!」只探出了一顆頭的Newt瞧見是Theseus又縮回了頭,只剩下聲音迴盪在空間裡,「等我一下!」

Theseus不介意。

「抱歉,一大早的他們都還餓著,所以有些不聽話……」Newt站到哥哥面前時臉上還有些泥污,他苦笑的解釋道。

「永遠不必跟我道歉。」Theseus順手拿起了魔杖施展魔法將Newt臉上的髒污消去,「我等會要去一趟魔法部,然後我估計今天稍晚就要出差去了。」

「又?爸媽一定會很想你。」Newt說,「當然,我也會想你。」

「我也想你們,每一次都是。」稍稍寒暄著,但兩人都沒有這樣閒下來,Theseus也是Newt的哥哥,一直以來都支持著Newt的他也沒有缺少過幫忙餵食孩子們的經驗。

「所以說,我這次應該會路過紐約和一些其他城市,如果你需要,有要幫忙帶的『東西』嗎?」如果說Newt一個人就可以帶著如此多違禁品旅遊過許多國家的話肯定是假的,他可沒那麼大能耐,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小的魔法部小員工,並不是戰爭英雄。

而他的哥哥就在這方面幫了他許多,可以說有許多孩子也是在Theseus幫忙下才終於在箱子內安定下來的。

「雖然還是很想要Appaloosa Puffskein但是聽說商人已經被MACUSA抓起來了……」Newt有些難過,「替我向Percival打個招呼就行了,Theseus。」

「OK,我會的。」Theseus摸了摸蹭到他腳邊的Niffler的頭,「說起來你剛剛哼的歌?」

Newt愣住,臉紅了起來。

「那是在Blind Pig聽到的一首歌,由一個女精靈演唱,聽過之後覺得歌詞挺有趣的所以……」

「我知道。」

「什麼?」

「你以為我沒去過?Bilnd Pig,地下酒吧,你知道我怎麼去過的嗎?Percival跟我去的。」Theseus大笑,「你真該看看他當時去的時候花了多少時間解釋他並不是來抓人的。以及他穿正裝的樣子。」

「我以為他平時穿著已經夠正式了。」Newt想像出那畫面,忍不住跟著笑出聲。

「上班的衣服可不是去酒吧的,Newt。看來下次我回來可以帶你多去見見世面。」

「不必了。」Newt回絕,他最討厭Theseus參與的那些正式場合。

「好了,我該走了。」Theseus結束了這場寒暄,「Have a nice day,Artemis.」

「Always.」


「Percival,好久不見。」

若是有人瞧見了正坐在角落的兩個男人,又剛好知曉他們的身份的話,肯定會十分震驚。

畢竟MACUSA的首席正氣師跟享譽國際的戰爭英雄可不是每天想見就見得到的——某位奇獸學家除外。

「Theseus。」Graves回應,又招呼了小精靈送上兩杯酒,只見小精靈彈指,酒杯便自行飛到了他們桌上。

他們正在Blind Pig,而熟悉的旋律迴盪在耳邊,正是當初Theseus離開倫敦前他的弟弟輕哼著的歌曲。

「你是怎麼進來的?」Theseus打趣道,自己好友的身份在這裡可是很敏感的。

「我跟他們說,我跟人有約會。」Graves挑眉,調侃回去「跟Scamander先生。」

「去,我可不想跟MACUSA最難相處排行榜第一名的Graves先生傳緋聞,隨便一個人都比你好。」Theseus拿起桌面上的一杯酒輕啜。「說到底,你也只是把自己的幻想說出來罷了。是吧?」

「是,Theseus。」Graves也拿起酒杯,「所以親愛的好友要幫最難相處第一名的安全部部長想辦法了嗎?搞定你的弟弟。」

「如果你是一年前跟我說你在追求我的弟弟我肯定會覺得你被Grindelwald取代了,或是被下了什麼惡咒。」

Graves不說話。

「我知道你很認真的在追求Newt,但他只要是奇獸之外的事情都是遲鈍的可以。」

「他當初也追求過女人,那個Lestrange。」Graves反駁。

「那是他還沒有沉浸在奇獸世界的時候,Percival。」Theseus正經的回應,「他的第一份戀情,那是一個不好的經歷。他認真的對待那個Lestrange,但卻沒得到等同的回應,還被利用……不可否認的他一定有受到傷害,一直到現在。他甚至不再輕易相信人。」

「我知道,所以我才循序漸進。」否則照他以往的作風一定是快狠準。

就憑著他的能力、家族……到身材,長相,這些優勢讓他幾乎不曾在任何一人上碰壁,直到他遇到了奇獸學家,對Newt的感覺是那樣不可理喻,而Graves無法掌控這個人。

「還是太快了,但你還是有些成效。」Theseus送給自己好友的大禮此時才拿出來,「Newt請我向你打個招呼,你已經成功的讓他把你放在他心裡了,雖然暫時還是放在friendship的櫃子裏。」

「我可以等。」

「作為Newt的哥哥,其實我並不樂見一個男人追求他,這世俗的眼光還是太過刺眼。你們要在一起還會有許多困難。但作為你的好友,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

「喔?」

「Newt,有你的信。」

「?」Newt聽見母親的聲音,自床上爬起來走到了客廳,剛好瞧見自家母親正餵食著一隻褐色的貓頭鷹,貓頭鷹不太怕生,又或許是他們家族性,動物們都親近他們。

「這是?」Newt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包裹,外表是方型,而重量不算重。

Newt直接拆了開來,是個黑膠唱片。

「哇,不知道是誰送來的。」Scamander太太看見發出了驚嘆。

「沒有書信嗎?」Newt看著母親。

「沒有呢……」思考了一下,母親給出了否定的答案,隨後又像是想起什麼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道:「書房內有唱片機,你可以拿去那邊放。說不定放了就知道是誰送的?」

「好的,母親。」


Scamander家族的書房並不小,有著許多藏書,還有張跟Graves辦公桌差不多大小的書桌,溫暖的鵝黃色燈光充滿整個房間。

在角落的小桌上便有著唱片機。

Newt將唱片放上去,熟悉的旋律立即迴盪起來,他不自覺的跟著哼出聲。

「The unicorn done lost his horn,And the Hippogriff feels all forlorn……」是Blind Pig的歌曲。


當初會對這首歌曲有印象是因為歌詞,那充滿了奇獸們的歌曲讓他感到好奇,後來暫時待在紐約時,就又再去了一次,仔細聽過之後便迷上了這首歌曲。

此時聽著旋律還真的讓他有再度回到紐約的感覺。

他覺得他想念紐約了,包含他的朋友們。

他想這唱片或許是Tina送來的,畢竟他在紐約認識的人也是寥寥無幾,但是為什麼不署名呢?



10.親手寫一封情書

Theseus揮別了Graves,離開了紐約。

又到了亞利桑那州替Newt看望了Frank,之後才正式的去到許多地區做了公務——調查Grindelwald的去向。

直到他回到倫敦,已經距離出發時過了近乎半年。

主要還是他得知Newt的書銷售不錯,出版社有意向霍格華茲推薦此書成為奇獸飼育學的教科書,只缺少幾篇推薦信,只有一個鄧不利多教授推薦還是太過單薄,作為哥哥他覺得義不容辭,於是緩了緩行程決定先行回家。


他才踏入客廳,便聽見了書房傳來的旋律。

「母親?我回來了。」瞧著書房,同時他做出了小動作,請母親放低音量,不要讓Newt發現自己回來了。「這是?」

「Theseus,好像是來自紐約友人的禮物,他最近都在聽著那個唱片呢。你知道是誰送來的嗎?」母親深知自己兒子的想法,笑著點頭後小聲的回應道。

「我當然知道。」

Theseus不發出聲響的走到了書房門口,再緩緩的打開了房門,書房內Newt哼著歌,坐在椅子上看著書,但好像也沒有看的很仔細,瞧他翻頁的速度就知道。

Theseus走到了Newt身後,拍住了他的肩膀。

「!」Newt抖了一下,好險並沒有跳起來,否則或許會被Theseus笑一陣子。

「Theseus!」他回頭,瞧見是Theseus,生氣的道。

「Newt,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怎麼那麼快?我記得你出差都很久的。」幾年的那種。

「聽說最愛的弟弟出版的書即將成為我們英國巫師小孩未來的教科書,奈何只是缺少了幾封推薦信,我就偷偷回來了,反正我沒有回魔法部,他們查不到的。」

「這樣可以嗎?出入海關有紀錄吧。」Newt雖然並不介意,但還是替哥哥擔憂了一下。

「沒事沒事,說起來那個推薦人……」很快的導入正題,Theseus並沒有過問唱片的事情,只是讓旋律成為他們交談的背景。

Newt是挺驚喜的,他確實正苦惱於推薦信的人選,對於自己的書籍或許能夠進入霍格華茲的歷史這件事他還是挺上心的,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想到自己哥哥,主要還是因為由哥哥來寫這個推薦信或許太過偏頗,姓氏畢竟還是掛在那裡的。

Theseus當然也沒有那麼愚笨,Newt想的他也想到了,他沒有毛遂自薦,而是推薦了其他人。

「Percival是個不錯的人選,我想。」


當他踏上土地時,感覺有些不太真實。

又來到了這塊土地,一樣的空氣、一樣的海關、一樣的麻瓜們。
提著皮箱,他的步伐沒有初來乍到時的輕鬆愜意,但多了份熟悉。將皮箱轉換到麻瓜模式輕鬆的度過了海關,才剛踏離開出口走到大街上,他便看見了對街正等著他的Graves。

他慌張的跑過街,有些無法直視對方。「好、好久不見了,Percival。」

「好久不見,Newt。這半年來過得還好嗎?」

「我很好。你呢?」Newt回應道,「這次要麻煩你了。」

「我也過得很好。」只是沒辦法看見你有些失落,當然這句話暫時只能藏在心裡。「不會麻煩,我很榮幸能為這本書做推薦,他是一本好書。」

「在這裡交談總歸不太好,先走吧。」Newt覆議,兩人便走進了巷子內移形回到了MACUSA。


才甫坐定,Newt就開了口。

「信中沒有提到太多……主要是我缺少幾個比較有名的人幫忙做推薦,如果順利的話我的書籍會成為霍格華茲的教科書。這其實感覺挺妙的……畢竟自己在那邊讀書過,但是當自己或許可以擠身霍格華茲的歷史中……你知道,那感覺很棒。」

Newt一邊講著,表情充滿了憧憬,而後發現自己有些失態又恢復原樣。

「你可以再三思考後再決定要不要幫我做推薦……如果真的不想要的話我還可以去找其他人。雖然Theseus說你一定不會拒絕,但你可以不必糾結於跟哥哥的交情而勉強自己……」大概是有些害羞,Newt的視線並沒有放在Graves臉上,所以當男人的手指按住他的唇,輕聲噓道時,他錯愕的臉紅了。

「冷靜,Newt。我不會勉強,而且的確,我不會拒絕。相反地,等美國正式通過奇獸相關保育法條,我會推薦給Picquery,期望讓伊法魔尼也能引進此書來教導我們的孩子。」嗯,這點子或許還不錯。Graves說完也突然愣了一下。

「真是感謝,我這次會在紐約待到你處理完這件事情,在那之前我暫時居住在之前的住處。有事情要找我的話可以請貓頭鷹寄信來……基本上我都會在。」


告別了Graves,考慮到Goldstein姊妹應該還在上班,Newt決定先去拜訪紐約好友Jacob的,他開的麵包店的生意聽Queenie說很好,客人總是絡繹不絕。在這工廠機器繁華的年代手工麵包無疑是挺吸引人的,機器跟手工做出來的感覺總歸不同。

而且據Jacob的話,他奶奶的祖傳秘方可是特別迷人。

麵包坊在一排冷色調的房屋中有著特立獨行的暖色調,吸引了許多人路過瞧上一眼,Newt推開了麵包坊的大門,清脆的鈴鐺聲響起,提醒著店主人有人拜訪。

「Newt!」Jacob看了一眼,喊道。

「Jacob,好久不見。」Newt笑著迎上去,「希望我沒有打擾到你,看起來你的生意不錯。」

「見朋友永遠有空。」Jacob一如往常的開朗,他將櫃檯讓給助手,自己則是跟Newt聊了起來。

聊著近況,Jacob說到他跟Queenie的進展如何了,同時又隨口問了一句:「你有對象了嗎?」

Newt緊張的否決,他對這種話題真的沒有辦法。人際關係,他永遠都被掛科。

「你應該找個對象,畢竟你都三十歲了。」

Newt搖頭苦笑,他的個性使然,要找到契合他的伴侶實在是難上加難,何況他的交友圈如此的小。

他覺得他應該不會發生一見鍾情這種事情。

「如果有機會的話。」話題被Newt強制結束,兩人又聊到了其他事物上,最後離開前他買了幾個麵包,剛出爐熱騰騰的。

反正在紐約的日子應該還久,他決定改天再去拜訪Goldstein姊妹。


「Newt。」被麵包袋擋住視線的他差點撞到人,那人穿著乾淨的皮鞋,他只看見對方退了一步然後喚出了他的名字。

「Percival……?」怎麼會在這裡?他錯愕。

「這袋是?」Graves巧妙的轉換了話題,「我想是你朋友那家麵包坊的麵包吧,香味都飄出來了。」

Newt點頭,他甚至還沒說出一句話,隨即就被對方炙熱的視線抓住。

「Newt,我有事問你。」

「你要不要來住我家?在紐約的時間。」

「?……啊?」

 

所以說Newt在思考為什麼自己會拎著皮箱坐在Graves家那高級的皮製沙發上,然後十分尷尬的聽著浴室傳來的沖水聲。

Newt想立刻鑽進皮箱內,而事實上他也這麼幹了。

看見與往日無異的場景與奇獸們,他總算有辦法停下腦中各種思緒,回想起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

「我想跟你朝夕相處的話,可以更好的為你撰寫這封推薦信。」Graves說道,而Newt不曉得自己當下有沒有臉紅,他其實是想拒絕的。他不覺得自己有辦法跟一個近乎完美的男人居住在一起——他哥哥不算。

「可是……我居住的地方……」

「那只是個小問題,施個咒房東就會忘了這件事。」男人優雅的談吐舉止讓他屏息,他怎麼有辦法拒絕這個男人呢?簡直就像是被繳械,他恍惚的點了頭,然後就跟著男人回到那高級住宅區。

手中抱著的Dougal盯著自己,眼睛中轉過了光芒,好像看到了些什麼。

「我很好,Dougal。」大概,他嘗試催眠自己。

Dougal卻跳開了Newt的手臂,跑進了Newt的小木房內,而男人就在這時走了出來,Dougal爬到了男人手中,就像平時在Newt身上那樣。

「Dougal…!」Newt驚呼。

「希望你不介意我擅闖你的皮箱,只是我從浴室出來時並沒有看見你。」實際上是,他出來的時候只看見一個皮箱在地板是孤伶伶的,想到Newt落荒而逃那畫面他的嘴角也不自覺地揚起。

「不介意,當然的。」畢竟對方也不是第一次進入皮箱,未來可能也會有很多次,當然沒必要在意。

「Dougal……對吧?他是個很特殊的奇獸,你能擁有他真的是很幸運。」Graves抱著Dougal,把他放回了樹窩。

「謝謝……」

「我是來邀請你吃晚餐的,晚餐時間到了。」

 

有句話是怎麼說的,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而有了第二次就有未來很多次。

Newt對於自己習慣了跟眼前這個近乎完美的男人有著親密接觸這件事感到十分不習慣,但是日子久了這種事便沒有那麼重要了,對吧?

反正他是嘗試著催眠自己。

住在Graves家的日子很短暫也很長,從一天待在箱子裡12小時減少到8個小時,是個很大的進步。

他認為如果待的再久一點或許時間會更少了,無法完全避免,因為孩子們都必須餵食。

這種心境轉變以至於他在收到Graves遞給他的信的時候他還有些錯愕。

「推薦信,Newt。」Graves挑眉,「你應該是沒忘記的對吧?」

「……是的,當然沒忘記。真是感謝你,Percival。那我想……我是該離開美國了。」Newt將信收好,又有些不自然的看著男人,像是做了什麼很大的決定之後,很認真的看向男人開口道:「我…我,如果之後有機會,來美國的話還可以來打擾你嗎?」

「當然可以,而且我認為應該不久後你就會再來美國了。」Graves莞爾,為何這個英國人是如此的可愛呢?不管是他的問題還是他的人。

「……?」

「等你到了霍格華茲你就會知道了。」然後男人送他離開了美國。

 
 

霍格華茲,校長室內。

Newt沒有想過自己還可以踏上這間學校的土地,而且是以貴賓的形式被邀請來,他拿著推薦信以及著作拜訪了現任校長,旁邊還有他一直以來尊敬的鄧不利多教授。

「Scamander先生,在鄧不利多的力推之下,我已經閱讀過您的著作,以現代奇獸相關著作來說您的書確實符合我們對於新學子常識普及的需求,而我想只差一步您的著作就可以成為我們最新的法定教科書……給我一個理由。」校長不拖泥帶水地開口並且伸出了手,Newt眨了眨眼,然後慌張的遞出Graves給他的推薦信,那封信自從Graves給他之後他便也沒拆過,他也不知道到底寫了什麼,不過就是相信著Graves。

校長打開信封時,卻稍微皺了眉,而旁邊的鄧不利多則彎起笑容。

Newt完全不敢瞧著對方的反應,雖然失敗了也沒什麼,但是還是會很失落的吧。

空氣安靜的只剩下呼吸聲以及信件翻閱聲,悶的簡直就要窒息。

「Scamander先生。」校長開口,「很榮幸您的著作預計成為我們的教科書,我們只需要再討論一些細節就行了,之後在寄信與您商談,現在您可以離開了。」

Newt喘了一口氣,然後無法抑制的興奮湧上心頭,但是在這種場合還是不能太失體面,Newt點點頭。

「真的……非常感謝,感謝您!」

「以及,這或許是替你寫推薦信的人要留給你的信。」鄧不利多代替校長從信封中再抽出一封信,比原本的信封更加小巧的。

Newt接過信件,在鄧不利多的示意下離開了校長室,而他現在也很好奇Graves到底寫了什麼給自己。

 

當然,如果可以後悔的話,他肯定不會在霍格華茲裡面打開這封信的。

不然他就不會被路過的學生們指指點點了,誰叫他紅著臉站在顯眼的走廊中間呢。

 

『Newt,見信安。

我想你的商談應該很順利的通過了,當然我並沒有威脅或利誘,只是完整的闡述了你的著作以及你這個人有多好,不接受的話根本就是白癡。

有些話我想當面跟你說不太適合,也有一些事情當面跟你說比較好,在此便選擇長話短說,如果最後你還願意回來美國的話,我可以跟你說更多你想知道的事情。

之前的各種事情,我都只想表達我對你的好意,以及感謝。當然我也不曉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會特別在意你,關注你,想對你好,我想那便是戀愛的感覺吧。

我愛你,Newt。如果你還願意接受我,我在美國等你。』而隨著Newt瞧到最後,一張從英國到美國的船票也隨之出現在信封內,而日期是後天。

 

「Percival,你真是個混蛋。」Theseus的祝福來的最快,當然如果這算是祝福的話。

「謝謝。」Graves不在意任何閒言閒語及嘲諷,因為他的懷中就有著他最愛的人。

「要不是知道你可以好好地保護好Newt我根本不可能把他託付給你。」Theseus還是很不開心的碎碎念著,而自家弟弟則是完全沒抬頭起來,因為害羞。「Newt,受到委屈都可以跟我說,我還是最愛你的Theseus,至於Percival怎樣都沒關係。」

「Theseus……!」Newt聽見才慌張的回應,這讓Theseus又更不爽了,「謝謝你,Theseus,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哥哥。」

「哼哼。」Theseus對著Graves擺出了勝利的動作。

Graves不理,反正愛人的未來都是他的。

「I love you,Newt.」

 

《Tbc.

後面還有番外,字數未定,時間未定,可能很久很久ry(。

也可以當作完結,又手殘了三個月,請見諒,未來修改可能。 


评论(7)
热度(52)
© Entia | Powered by LOFTER